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哈贵】人生天地间

很少有人知道贵鬼喜欢摄影。

但是······

贵鬼看着刚打开的邮包,有些感动,又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取出里面最新款的佳能相机。

还是有人知道的。

他走到桌前,拉开了抽屉,将它与那里另外两个相机并排而放。

其中一个虽然远远落后了潮流,却也不过是五六年前的款式,而另一个,古老的造型,拍出的根本是黑白照片。

在相机边上,还有一本相册。

白皙隽美的手指轻轻点在相册上,犹豫了一下,贵鬼还是将它拿了出来,摩挲着封面,半晌才翻开。

相册中大半是黑白相片,古老而陈旧。

贵鬼翻阅着那些黑白分明的相片,前面几页全是先生的。

毕竟,他自懂事以来就与穆相依为命的生活在嘉米尔那座没有门的塔中。

他是从没有见过史昂的,虽然一直对这位师祖颇为好奇,但圣战时他在日本,错过了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

然而他却是见过童虎的。

黑白的相片中一个矮小枯瘦的老人端坐在奔腾的瀑布前,骨瘦如柴使他的眼睛显得分外的大,却又让人觉得无比的睿智,好似百年时光都沉淀其中。

他或多或少还是听童虎说过一些数百年前的故事的,那并肩而战的情谊让他心生向往,却也并未错过先生眼中他那时还未懂得的艳羡。

先生的羡慕是他很久以后才了然的。

贵鬼继续翻着相册,黑与白的世界中出现了不同的面孔。

但那是女神回归之后的事了,可之前呢?在此之前的13年呢?

他听先生叹过,简直就像一场闹剧。

他看下去。

他看见阿鲁迪巴,壮汉对着镜头笑的温柔。

他看见艾欧里亚,耿直的狮子座配合地展开了一个十三年未曾露出的笑容。

还有沙加,那人很给面子地睁开了眼睛,尽管里面还有着没有掩饰好的不耐。

而米罗,根本连不耐烦都懒得遮掩,挑着眉,笑的张扬,却让人无法忽视其中的缕缕阴翳。

贵鬼笑了笑,目光一转瞥见了仍半敞着的抽屉中尚未打开的新相机。那人一直奇怪于他对佳能相机的执念,其实他只是为了以此纪念那位他未曾见过、也因此没有留下照片的英雄,那个只身闯入死亡国度的英雄。

没有相片,至少以此来怀念他吧!

贵鬼关上抽屉,复又去翻相册,下一页,已经是彩色的了。

其中最多的自然是罗喜的。

又翻了一页,是那四个不比他大多少,却被奉为传说的圣斗士。之所以是四人,因为即便如今,他对名为一辉的独行者仍是满心敬畏。

这些照片都是与帕拉斯一战后补上的,曾经也为他们照过,不过都被各自的主人要走,没能留在他手里。

再之后,就是他的伙伴们了。

玄武,那个人一直是他的挚友,在照片中靠着摩托车笑看着他。这张照片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贵鬼想起那时候玄武会载着他兜风,他记得玄武说过,这车,只会载兄弟和爱人。他是玄武的兄弟,可惜,至死,玄武爱的那人也未坐上那辆车。

双子座的因特古拉,照这张相片时,她还没有从失去姐姐的痛苦中走出来,甜美的笑容多少有些勉强。

不动依旧是那般冷漠的性子,一双异色的眸子不起丝毫波澜。

还有哈宾杰,正为了圣域的事务抓耳挠腮。

好笑地看着这张照片,贵鬼摇了摇头,当教皇还真是辛苦他了。

一边想着,一边又翻了一页,然而······

——却是空白。

贵鬼一愣,旋即自嘲地笑了起来。

先生,你说你们是闹剧,可我们,确实阴谋。

“贵鬼!”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无需回头便已知是谁。贵鬼叹了口气:“哈宾杰,大老远的,你来白羊宫干什么?”

“看过去的相片有什么意思,不是刚给你买了新的相机?”哈宾杰已走了过来,看看他手中的相册,撇撇嘴道,拉开抽屉,拿出未拆封的新相机,三两下扯掉包装盒,“走!去拍全家福!”

“全家福?”贵鬼被抓住手腕,随意挣了两下,便也就任由他拉着出了白羊宫,边问,边回头去看那摊在桌子上的相册。

古代的文人有过这么一句话: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可纵天地永恒,而人只是旅客,既在路上,就要将路走下去。

过去终究过去了,而未来去还是带填补的空白。

贵鬼轻轻地将照片装进相册,那是一张全家福,有女神,也有他们——所有还在路上的圣斗士们。

他笑着,将相册和新的相机放进了抽屉中。

 

 

 

 

后记

每一篇文,总有一些想嘈的,也有一些想谈的。

对我来说,这一篇还算满意,自我吐槽的大概就是佳能相机了。Canon,kanon.

再一个就是虎爷的照片,不是黑白的,就不是老爷爷而是茄子星怪物了。。。

其实描述的有些照片是有其隐藏含义的,比如沙加究竟是给谁面子,米罗的阴翳是因为什么。

这篇文的灵感是来源于抹雾大人的文和歌。http://5sing.kugou.com/fc/12492514.html

立意是来自于轻小说《光在地球之时》“朝颜”卷,这部小说很感人呢,推荐。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翻译出来就是,人生活在天地之间,飘忽如同离家远行的游子。深层次的含义是感叹天地是永恒的,而人却不是,表达一种消极的处事态度。

我一直觉得人生就是路,既然走了,总得走下去,一味沉浸在过去中是不可取的。

正如文中所说,未来还待填补。


评论
热度(1)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