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一稿】Jesus is the sun

Jesus is the sun


还是熟悉的曲调,熟悉的歌声,就好像他们也同他们的歌一样长久。

然而在乐队的键盘手蒙主恩宠后,乐队的状态开始下滑,甚至最终解散。

即使科根重组了乐队,逝去了的,终究是逝去了,无论是人,还是一个时代。

主所爱的,没有永恒。

花会开,也会凋零,星辰会璀璨,也会黯淡。

只有主的敌人,才拥有永恒。

也意味着永无休止,不得安宁。

Jesus is the sun.

主是太阳。

 

++++

 

雅典国际机场。

鹰眼看了看东张西望寻找着什么的那个人,弯起了嘴角,从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见了他,不得不说,那一头金发还真是挺扎眼的。

雅典国际机场的运营一下子使来希腊旅行的游人倍增,刚刚下了飞机的破碎南瓜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找不到先过来收集情报的月亮领域的搭档。

正着急,肩膀上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小鹰,这里人可真多。”

“可不是吗。”鹰眼耸耸肩,“先去做任务,还是先去逛逛?”

“先去做任务吧。毕竟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出任务。”

“好的好的。”鹰眼随意地说道,早就料到了对方的答案,“走吧。”

 

两人的任务是刺杀异教徒帕伽索斯。

希腊的智慧神教隐藏在主的光辉下悄然生长,不知不觉中已经壮大。

其最高领导人是女祭司萨欧莉,最强者是教皇阿里斯,而帕伽索斯,据情报显示,是教皇的唯一继承人。

继承人一旦死亡,智慧神教必将大乱,发展的脚步也要停止了。

 

智慧神教隐藏在深山之中。

两人翻过一座山,希腊式的大理石宫殿就出现在眼前。

“啧。”鹰眼咂舌,“他们真是有些能力,这地方雷达上根本显示不出来。”

“但是也瞒不过小鹰的感知壁啊。”破碎南瓜笑道。

“闯入者!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声音喝到。

两人循声看去,宫殿门口站着两个少年人,比他们略小一些,其中黑发的虽未见过,可那面容确实再熟悉不过——任务对象“帕伽索斯”。

“小鹰,在下······”破碎南瓜皱了皱眉,“没想到他比照片上还小。”

“对小孩子下不了手?”鹰眼挑眉加吐槽,“真不明白你究竟是为什么进了鞭挞领域。”

“而且,还有无关的人。”

“那不是无关的人,是异教徒,鞭挞领域的圣徒先生。”

“喂!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来女神殿做什么!”帕伽索斯又质问道。

鹰眼看了看破碎南瓜,冲那边的绿发少年问:“绿头发的,你叫什么名字?”

被点到的少年一愣:“我?我叫安度罗梅达,是祭司的侍从,你们是来拜见祭司大人的吗?”

“不是的。”破碎南瓜道,“在下奉命来杀帕伽索斯先生,能请您回避吗?”

“唉?唉?!唉!!!”帕伽索斯和安度罗梅达齐声惊呼。

“喂喂就这么干脆的把来意说出来吗?”鹰眼。

“不然呢?”破碎南瓜。

帕伽索斯先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不屑地冷哼一声:“大言不惭,就凭你们这些没能觉醒心宙的普通人?”

“哦?心宙?你们的能力的名字么?”鹰眼饶有兴趣,“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心宙,但可不是普通人啊。”

“无论你们是什么人。”帕伽索斯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摆开了架势,“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要伤害萨欧莉小姐的人。”

“拜托我们只是想杀你好不好。”鹰眼觉得这个任务目标理解能力是不是有些问题?然后就看破碎南瓜认真地点点头:“那么开始吧。念刃·即死连线。”

“心宙·碎星!”

······喂。

鹰眼看着这两人,叹了口气,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安度罗梅达,对方和他作出了完全同步的举动。

有一个太耿直的伙伴有时候还真是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

“你打算怎么样?”鹰眼好整以暇地问道,还掏出随身听调了一调。

安度罗梅达咬咬牙:“我不能让帕伽索斯一个人战斗。我要来了!心宙·星锁!”

“真巧,我也是。”真是个纯良的家伙,还打个招呼。鹰眼一边说一边想到,左手向前一撑,“念刃·苦难双壁。”

两层壁形念刃在安度罗梅达身前身后出现,而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被安度罗梅达握在手中的锁链。

那条锁链很特殊,它很长,中部被安度罗梅达握住,而两端,一端是圆环,另一端确实尖锐的箭头状。

安度罗梅达手一抖,箭头的一端便向他面前那一层壁冲了过去,直接撞在了上面!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未解的题,用能击破所有盾的矛去刺任何矛都无法击穿的盾,结果会如何?

安度罗梅达锁链的箭头端号称智慧神侍中最锋利的,鹰眼的壁在圣徒中也有坚不可摧的称号,两者相撞,结果会如何?

破碎!

无论是心宙的锁链还是念刃的壁在撞上的一瞬间都出现了裂纹。

但是并没有碎!

鹰眼没有给它们破碎的机会。

他收起了壁!任由那带着裂痕的锁链向自己冲来!

“啊!”安度罗梅达惊呼一声,鹰眼的举动无疑出乎他的意料,他并没有想要真的给鹰眼造成伤害,他不想伤害任何人,连忙收力,但却已来不及,能使壁碎裂的锁链洞穿了鹰眼的左肩。

这究竟······他愕然地看着鹰眼。

“小鹰!”

安度罗梅达顺着声音看过去,诶?破碎南瓜的身前不正是鹰眼的壁吗?

刚才,就在对付安度罗梅达的壁消失的同时,念刃的壁垒出现在了破碎南瓜的身前,为他挡下了帕伽索斯的心宙流星。

“小鹰,你怎么样?”破碎南瓜焦急地问道。

鹰眼的脸色已经煞白,却伸手握住心宙锁链,将它拔了出来。

安度罗梅达有轻声地“啊”了一声。

鹰眼无所谓地耸耸肩:“就是有点疼,倒是小南,对手可是他们的教皇继承人,你可不能太大意了。”

“在下知道了。”破碎南瓜认真地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帕伽索斯。

帕伽索斯也很狼狈,自己的心宙流星将空间中的线挡住了不少,战斗的本能也帮他躲开了一些,但仍有几根擦过了他的身体,他身上布满了伤口,鲜血向外渗着,左腿的伤尤其严重,整条腿几乎被破碎南瓜的线切碎了。

帕伽索斯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对手,很痛,但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能放弃,他们是萨欧莉小姐的敌人。

鹰眼看了看手中的锁链,随手给安度罗梅达扔了回去。

安度罗梅达一愣,呆呆地道了声:“谢谢。”突然觉得有什么挡住了视线?

“——啊!!!!”同方才一般无二的双壁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他先后,将他紧紧地夹在了中间!

“真抱歉,我可没有出手前先打招呼的习惯,没有人规定要先喊招,对吧?”鹰眼笑道。

就在这时,紫色头发的女子从大理石宫殿中跑了出来:“请不要伤害他们!”

“萨欧莉小姐!快走!”帕伽索斯回头喊道。

这个温婉的女子就是智慧神教的女祭司吗?

“可是你们······”萨欧莉慌乱地看看帕伽索斯,又看看安度罗梅达,“我怎么能让你们为了我······”

“快走!”严厉的声音从萨欧莉身后传来,那是一个带着青铜面具、赤色头盔,身着黑色法袍的男子,“对手是圣地,我们得转移。”他面具后面血红的眼睛冷冷地看向鹰眼,“心宙·异空。”

没有人看见他动,可他就这么出现在双壁之间,收缩的双壁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一丝伤害:“心宙·星爆。”

“哄!”一声巨响,双壁被震得粉碎。

他是教皇阿里斯!

鹰眼一下子明白过来,他看看仍在和帕伽索斯战斗的破碎南瓜,开始琢磨退路。

阿里斯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

然而阿里斯只是拉起安度罗梅达:“心宙·异空。”回到了萨欧莉身边,“我们必需得走了,杀了他们,圣地更加不会放过我们。”

“可是,帕伽索斯······”萨欧莉迟疑道。

“不用管我,萨欧莉小姐,我腿坏了,走不了了,你们走吧。他们的目标是我。”帕伽索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冲萨欧莉笑了笑,代价就是被死线将右腿也切断了。

“我们走吧。”阿里斯一手拖着安度罗梅达,一手挽住萨欧莉,萨欧莉还看着帕伽索斯,“心宙·异空。”

他们消失了。

帕伽索斯和鹰眼同时松了一口气。

帕伽索斯一愣,然后看着鹰眼笑了起来:“喂,你们不是来杀我的吗?现在萨欧莉小姐也走了,我也没必要和你们打了,给我个痛快吧。”

破碎南瓜两人都是一怔。

“你······为什么为了她如此拼命,而现在又······”破碎南瓜收了死线,不解地看着他。

帕伽索斯想了想:“战斗是为了守护,我战斗,因为我要守护他们,我停下,因为我要守护的人们已经安全了。我们智慧神侍,因为有了要守护的人而更加强大。”他认真地看着眼前将要取走他性命的两人。

“小南。”鹰眼唤了搭档一声。

破碎南瓜似乎因为帕伽索斯的话愈发的难以下手。

他最终还是拔出了腰间的剑,走到了帕伽索斯身前:“在下,很抱歉。”

“有什么必要道歉?”帕伽索斯挑眉,看着破碎南瓜手起,剑落。

神殿之前,血红一片。

 

两人并排躺在树下,完成任务已经两天了,时限还未到,两人便悠闲了起来。

“小鹰,你的伤怎么样了?”

“本来就没什么事。”鹰眼满不在乎。

“嗯······”

鹰眼侧过头去看和自己竹马竹马的搭档,从那天起,他就一直这样。

“还在想帕伽索斯?”

那天,他们两人在神殿外埋葬了他。

“是的。”破碎南瓜点点头,“小鹰,你说杀了他,真的是正义的吗?”

鹰眼沉默了一会儿:“你说正义是什么?”

破碎南瓜摇摇头:“在下不知道。小鹰觉得呢?”

“我觉得帕伽索斯说得挺对的。”鹰眼笑道。

“诶?”

“不清楚什么是正义的话,就先为了守护要守护的人而战如何?”

破碎南瓜想了想,也笑了:“是啊。”他转过头也看着鹰眼,“小鹰,你现在在听什么?”

“Jesus is the sun.”

“啊,是这首啊。”破碎南瓜转头看向上方的树冠,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他们身上,很温暖。

“主真的是太阳吧。一直在守护我们。”他说。

鹰眼不置可否地笑笑。

他想帕伽索斯的话确实没错,正义或许就是守护自己要守护的人。

 

++++


是的,为了守护,即使对手是“地上最强”的战争姬——神的公主。

即使是忤逆了主。

所幸终究还是守住了。

释然。

空中的血色战舰早已被战争姬击碎,被遮挡的太阳重新露了出来,将温暖的光洒了一地。

——主的光辉。

在这光辉下,生命流逝。

Jesus is the sun.

主是太阳,吗?

这首歌单曲循环着。

并不是随身听中播放频率最高的,但每次战斗,响在耳中的却总是它。

歌词的含义难解,却由科根的声音带着,一下下地敲在心上。

 

Why

Jesus is the sun

······

But

You are my love

 

【FIN】

 

后记

一稿完成了撒花~我是勤奋的~鄙视林死人和瞎眼巫女!

JITS现在是我最爱听的英文歌了嗯,超喜欢科根的声音!

事实上歌词是我没看懂。。。

其实我老本行是圣斗士啦,所以在异教徒的角色上就从圣斗士里找人来演了~

帕伽索斯是星矢,一个有些蠢,但对自己的正义毫无阴霾的少年,这点比碎瓜强多了。

安度罗梅达是瞬,非常善良,单纯。希望突出了鹰眼小小的阴险。

萨欧莉是雅典娜,阿里斯是黑撒,嗯,没有了邪恶的黑撒。

之前和伙伴们分工时选了圣地一方,但决定写这一篇是因为一次讨论,瞎眼巫女说,圣地不是给血族的经验值,他们不全是狂信徒,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信念。

当时就在想,那么鹰眼的信念是什么呢?

于是就有了这篇。

因为和攻受没什么关系啊,所以说是南鹰/鹰南都可以,当然我更偏向南鹰。

嘛,总之是早早地完成了一稿,给接下来的修改留出了时间。

本行并非血族,所以不会写多少同人文,想写的还有婆媳梗和一篇朗基努斯x原创男主的文。

然后就没了~

总之碎碎念就这么多,看到这里的人很不容易呢~所以附上Jesus is the sun的含义难解的歌词~

 

Jesus is the sun


Christ knows

As Christ grows

Christ shows nothing but love

Jesus 

Can you hear me? 

My pain is echoed through you

 

Is your head filled with lies? 

And do you despise me if I try

If I try, why, why

Jesus is the sun

 

You won't miss me

Like I miss you too

You’ll be sorry

Like I’m sorry, why

It’s not easy

When you're on your own

My love's weakness

Your love's strength and bone

 

Is your head filled with lies? 

And do you despise me if I try

Why 

Jesus is the sun

 

Christ knows

As Christ grows

Christ shows nothing but love

But love


评论(4)
热度(11)
  1. 故乡不名膺说·筑地梁山泊 转载了此文字
    忍不住舔了很多次很多次很多次《Jesus is the Sun》。于是再一次过来絮絮叨叨地说自己的感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