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玄时】时之旅人

鲜花,青草,残断的大理石柱,简单却优雅的远处的完美宫殿。

那么,这里就是……

“极乐净土?”身旁的人露出兴奋地笑容。

他自顾自地牵起我的手,向宫殿跑去。

我挣不开,只得由他拉着。

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我叫时贞,曾经的水瓶座黄金圣斗士。是的,曾经。在时间的尽头被打败时,本应一切结束,改变了我命运的是一颗念珠。然后我成为了时间的旅人。

时之旅人有两条规则。不得参与,只可旁观。为了保证这一条,又有了第二条。时之旅人需要一个同伴,一个监视他的同伴,所以,那个同伴必须是敌人。

于是,他成了我的同伴,天秤座的玄武。

 

26年前         水瓶宫

这里是水瓶宫?我有些恍惚。26年前的在地面上的水瓶宫啊。

“阿库阿利亚斯?”我回过神,玄武正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出早在意料之中的问题,“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水瓶宫,26年前。“我简单解释道。

他一愣,刚想说什么,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快躲起来!”

我拉着他,从窗户跳了出去,躲在窗户下面。

门开了,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十来岁的少年。当前的一头石青色的直发长长的拖到腰间,白皙漂亮的脸庞冷冷的没有表情,却散发着怒气。“够了!你别跟着我!”他猛地转身怒斥身后的少年。

“妙妙。”跟在后面的少年灿烂的笑容让在窗外偷看的我心中也是一阵温暖。

“妙妙,我知道你心里难过,那就哭出来吧!我在这里。”深蓝色的头发散在肩上,微卷着。

妙妙?是我前任的水瓶座吗?

这时玄武戳了戳我,指着卡妙:“会扑过去大哭的。”

果然。

卡妙红着眼睛扑进少年怀里,大哭了起来:“混蛋!米罗你这个混蛋!我不信,我不相信艾俄洛斯会背叛。他不会的,对吧?”

米罗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不经意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有些冷,我不由抖了一下。

下一秒,便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玄武,他想干什么?

“时贞。”玄武哀伤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为什么要背叛雅典娜?”

“我需要力量,救我自己。”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做出了回答。我成为圣斗士的原因,我的愿望,我需要力量,我需要更多的掌握时间,我想回到过去,救下父母,也就是救我自己。

“嗯。是这样啊。”玄武的声音低沉而淡漠。是啊,我的事,我的心愿,与他完全无关。

“妙妙。”沉默了很久,米罗又开口了,“穆留书出走了,沙加把处女宫炸了。”

“嗯。”卡妙赖在米罗的怀里:“沙加最喜欢穆了。”

米罗点点头:“是啊。如果你留书出走,我也会把天蝎宫炸了的,所以啊……”

所以,如果你要回西伯利亚的话,一定亲自告诉我啊!“

真好啊,有人关心。我有些羡慕卡妙了。

“是啊,米罗为了不让卡妙伤心,不惜以性命阻挡冰河,可卡妙全不领情,还是死在冰河手上。”玄武冷笑道:“真是过分是吧!明明之前关系那么亲密,时间真是冷酷啊!”

会如此说,想来是经历过类似的事。“你和紫龙?”

玄武安静了一会儿:“其实我们还有个叫王虎的师兄。”

我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父母死后再没有人关心过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就用不着说什么,对于我来说,玄武只是一个监视者。于是我只是淡淡地点点头,伸手点向水瓶宫的外墙:“那么,我们去别的时间吧!”

“嗯。”玄武应了一声,并没有松开紧搂我的双手,“抱歉,刚才口气不太好。”

“无妨。”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看着四周的景物向更遥远的过去疾驰。

 

270年前  水瓶宫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为了不用长时间等待事情发生,将时间掌握的刚刚好。很快就有人进入了水瓶宫。虽然并不是要局限在这一宫,但我也想看看,我的前几任,那些忠于雅典娜的水瓶座的故事。急匆匆冲到水瓶宫的是一名身穿修女服,一头紫色短发的少女。

“笛捷尔!笛捷尔!”少女焦急地四处寻找着。

“卡路狄亚又发作了?”听见少女的声音,名为笛捷尔的水瓶宫圣斗士从书架间走出,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急迫。

“是啊!”少女拉起笛捷尔的手,“走,我们快去天蝎宫。”

“那个少女,是这个时代的女神吧。”玄武松开双臂,站起来,对我伸出手,“走吧,到天蝎宫去。你想看水瓶座的故事对吧?”

我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的事了,在父母死后……这算是难得的关心吗?那一瞬间我想要握住他的手。但是,我不需要,只要改变了过去,只要父亲母亲活着,我就能一直被关心着,所以这种一次性的关心,我不需要。

推开玄武的手,我自己站起来,不去看他,向天蝎宫走去。

其实我知道,在被他抱着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动摇了,不可以的,明明已经得到了力量,已经很近了啊。

 

天蝎宫

之前的一番磨蹭,到天蝎宫时治疗已经结束了。笛捷尔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书,天蝎座的卡路狄亚靠着床头和雅典娜开玩笑。

“雅典娜很开心呢!“玄武跟在我后面,也到了这里。

“的确。”我冷笑,“不过是假象,他们很快将死在圣战中!”

“卡路狄亚。“笛捷尔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卡路狄亚,好像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我们谈谈吧!”

卡路狄亚揉了揉雅典娜的头:“萨莎,你回女神殿吧!我们要谈少儿不宜的事情了哦!”

“嗯。”萨莎应了一声,乖巧地离开。

“好了,什么事?”卡路狄亚笑着问。

“我,”笛捷尔垂下眼睑,“希望你退出圣战。”

我一愣,没想到会是这种……退出圣战?这不是忠于女神的圣斗士该说的话吧?

卡路狄亚却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你以前也问过我吧,治好心脏,条件是不死。我的答案和那次比起来完全没有改变。

笛捷尔的表情很哀伤:“我也是知道的,只是,依旧不想你死。”

卡路狄亚灿烂地笑着从床上下来,站在笛捷尔面前:“其实,如果能为你燃烧生命就更让我开心了。”

然后,紧接着:“要不要做些不该让萨莎看到的事情呢?”

“果然是斯克宾啊!”玄武从后面捂住我的眼睛,“时贞,你知道银河铁道之夜吗?”

“嗯。”玄武的手很暖,温度由手心传到眼上,心忽得静了下来。我应了一声。点点头。银河铁道之夜,小时候母亲读给我听过,母亲……绝对不可以再动摇了,所以,应该挣开的吧?但是挣开的话,会看到卡路狄亚和笛捷尔的……

“很像吧?”在我思前想后时,玄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卡路狄亚很像那个为了他人幸福燃烧自己的蝎子吧?”

“哈?”出乎意料的比喻,我想,“那个急色鬼!”

“呃。”玄武的手一僵,“快忽略这一点。”

“想去什么地方?”沉静片刻,我问。在结束之前,要好好补偿一下这个带给我难得温暖的,不相干的人。

“那,去极乐净土观看弑神之战?”仅从语气也能感觉到他迫切的希望。

“嗯,如果是你的愿望。”

 

13年前  极乐净土

……那就是冥王哈迪斯啊。从高塔中走出来的哈迪斯的确是个很漂亮的神灵。不过,他是个神灵。我难以自抑地冷哼了一声。

玄武有些关切地看着我:“没事吧?时贞好像很讨厌神啊?”

“嗯。”我皱起眉,“神之间的争斗为什么要让人来战斗?因为这些神的家庭问题,死了多少无关的人。”我看着眼前上演的所谓弑神之战,哈迪斯果然很强,1v5也占尽了上风,但是仍是败了。是的,如果5v1还赢不了,那雅典娜就太愧对那战争与智慧女神的名号了。

“时贞,”玄武握紧了我的手,“我们走吧。”

“怎么了?”我转过头看着玄武,“你不是很想看吗?”

“最重要的是你的想法,你不喜欢。走吧,去你想去的地方。”玄武温柔地注视着我。那种感觉,就好像我被爱着似的。真好啊,玄武,能和你一起旅行真是太好了。接下来要去我想去的地方,就该告别了。改变过去,我会死,但过去的我能够获得幸福,如果能死在他手上,真是太好了。我很喜欢他呢,我好喜欢玄武。但是,如果他真的爱着我,那么,对不起。

“时贞?”我回过神,正对上玄武关切的眼神,不由微笑了起来,真是温暖啊,被关心的感觉。

“走吧。”我笑着说。

 

同年 2个月后  某个城市

这是一座美丽详和的城市,虽然也有犯罪,但总体上,是一个平静和谐的城市。然而,有一天,这座城市毁灭了。

那一天,就是今天。

时间刚刚好。

我们站在一栋别墅前,静静地看着别墅。看出了我的哀伤,玄武体贴地没有问什么,只是陪在我身边。

他们来了——一个火星士和一个圣斗士。能感觉得到,小宇宙燃烧着逐渐提升。

我的手不自觉得攥起了拳。那两个杀人犯。

战斗开始了,激烈地战斗引来了很多的居民,我和父母也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是时候了,要在他们打出奥义前杀了他们,我向着战场跑去。

但是……

“玄武!”挡在我面前的是玄武,“快让开!”

“那个小孩是你吧!”玄武看着我的脸,声音冰冷,“你想做什么?”

是啊!玄武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你猜不到吗?”让开,快让开。无论千日战争还是同归于尽都是我无法接受的,所以,求你快让开。

“我以为你开始喜欢我了呢!”玄武苦笑:“你的父母是因为余波死去的吧?所以你才那么厌恶神。”

“那又如何?让开!”快一点,来不及了,“快让开!”我喊了出来。

“我想给你幸福。”只要让开,我就可以幸福了,所以,让开啊,玄武,我不想与你动手。

说着,玄武渐渐地冰冷起来,这样的玄武,让我感觉非常难受:“你的意思是,只要能和父母一起生活,就算不认识我也无所谓吗?只要你幸福了,就算我一直痛苦下去也无所谓?”

“对不起。”才不是无所谓。只是,我必须这样,这是我的愿望,我成为圣斗士的理由。

“老师说过,这因为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才格外璀璨啊!”玄武叹了口气,复又扬起温暖的笑,却分外哀伤,“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不行,就差一步了,即使玄武这么说也不可以放弃。明明成功就在眼前,即使心中反复说着不能放弃,我仍是彻底地动摇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吗?父亲和母亲也是吗?我稍稍愣了一下。

然而就在这一愣神间,一声巨响,顷刻之间整座城市化为飞灰被风吹到四面八方。

“不……”我呆住了,心异常地痛着,错过了吗?

“玄武!”像是有一股火焰从心脏燃起,说不定卡路狄亚正是这种感觉。我猛然挥拳向玄武打去。

玄武不动,硬受了我一拳:“我知道,你想再来,无论多少次我都必须会阻止你。”

为什么?我停下来,呆呆地看着他,为什么要阻挡我的幸福?

“看。”玄武指着曾经我家的地方。

绿发的少年推开石板,从地下露出头来。

是我。

那时候父母感到了危险,拉着我回到了家中,本是说要进到地下室中,但我刚下去,灾难就降临了,父母根本没来得及进来,在最后一刻,母亲盖上了石板,救了我的性命。

“看。”玄武说:“接下来他会经历你所的经历的一切,被荣斗打败,得到力量,和我一起旅行,然后站在你现在的位置上,看又一个你,然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到死为止。”

我静静地看着少时的自己,泪水汹涌而出。有哀伤痛苦,也有温暖感动。我确信他是爱着我的,玄武是爱着我的。然后,我对他,也是。

“相信我,去未来看看的话一定是这样的。”玄武看着我,话语坚定而温柔,“我们走吧!”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转过头看着他,眼泪止不住,却发自真心地展开了笑容。“已经传达到了,回属于我们的时空去吧!我们一天一天地去向未来。”

将我拥进怀中,玄武附在我的耳边,轻声对我说:“贞儿,我爱你。”

 

此时此刻  天秤宫

“玄武,如果我和雅典娜同时遇险,你救哪一个?”虽然是个无聊的问题,但让他困扰一下也不错。抱着这种心情,我对玄武问道。

但是。

“救你。”玄武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为什么?你不是忠诚于雅典娜的圣斗士吗?”虽然只是随便问问,但意料之外的答题速度和答案让我突然有些在意。

“因为守护着雅典娜的人很多,但能守在你身边的只有我。”那笑容温暖如阳光。

我不再是时间的旅人,我是水瓶座的时贞。

 

 

                                       END

   

后记与自我吐槽

玄时大概是我在Ω里最萌的CP了。

时间属性啊,因为圣的系列里最喜欢LC,所以很自然的想起了查马大叔。虽然被封成了珠子,但好像不在那一串里,那我就当成天马其实带了109颗木孪子。

所以被时间流放的贞贞碰见了同样被时间流放的珠子查马,获得了穿越时间的力量······

然后就是这个故事。

其实一边写一边自我吐槽。

玄武对上两任的八卦非常清楚,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这大概要归功于童虎和紫龙了······

玄武责备妙妙那段写得特变扭,我其实觉得妙妙为了教育徒弟自己死了,扔下小米很过分。之后关于王虎,只是想说,啊啊啊,其实童虎门下还有这么一个人呢!看了那么多圣同,只有一个里面提到他了······被忘了吗?

关于卡少那段,看LC外传,被卡少半躺在床上掐萨沙脸的场景萌到了,而之后笛子问卡少问题,卡少回答,看的我差点哭了,当时就想起了银河铁道之夜。

大家可以去看看LC外传。

其实这篇文最大的嘈点就在贞贞发现错过了,揍玄武的时候——“玄武不动”。噗——所以这是CP吧!



评论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