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哈贵】紫

少年时代,我一直被紫色温和的光包裹着,然后在某一天,那道光消失了。于是我一个人,行走在无光的灰暗世界之中,十三年。直到另一道紫芒野蛮地闯进了我的世界。

关于哈宾杰,我的了解不算少,毕竟已没有先生遮挡风雨,带着弟子的我不得不收集一些世界各地的情况,也切身体会到先生曾经的辛劳。

虽然有了解,但在被马尔斯召集时却是第一次见到他。之前的确不知道他是金牛座,但见到时也不惊讶。毕竟前任也很少有留下传人的。

哈宾杰一头紫色的短发,比穆先生的深些。他是一个暴力的杀人狂、犯罪者,用他的话说,他喜欢听骨头碎裂的声音,也喜欢坚定者信念破碎的声音。简言之,他喜欢杀人,更喜欢粉碎他人的信念。

我讨厌这种人。但我知道,他不讨厌我。正如之前所说,他喜欢意志坚定之人,因为有毁坏的价值。

马尔斯选择的圣斗士大多性格孤僻,但也是有可交之人。曾一同战斗的星矢大哥暂且不说,天秤的玄武是童虎老师的弟子,是我的朋友。他的温暖像先生一样。

初次召集不过是让尚未集齐的黄金了解一下同僚,很快便结束了。

玄武找到我:“贵鬼,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我一愣。

“他不是什么好人,甚至可以称作玛尔斯的刽子手。”他笑,“他冷漠无情阴险狠毒,可越是这样,我就越喜欢他。”

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回过神来时,我已经站在了圣域入口那一片墓园。我静静看着那些埋着尸骨的墓碑,心中冰凉。

我是喜欢玄武的,我本以为他会成为点亮我世界的光。

“你喜欢雷布拉?然后,失恋了。”

我回过头,是哈宾杰。后来,帕拉多克斯告诉我,那是我人生的一个岔路口。

“你说什么?”那时的我警惕而不善地看着哈宾杰,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

哈宾杰毫不在意:“其实我只是想和邻居打个招呼啊!亚历士的贵鬼。”

亚历士?我握紧了拳。此时的我,已经到达了路口,是离开还是答话,对命运全然不知的我,并没有转身离开。

“我不喜欢这个称呼,直接叫我贵鬼就成。”

教皇亚历士—撒如,杀了真正亚历士和史昂师祖的人,那使最后到了同一阵营,但伤害了先生的人我不会原谅。大概我厌恶玛尔斯也因为玛尔斯在希腊被叫做阿瑞斯吧!

哈宾杰笑起来:“那么,一起去喝酒吧,贵鬼。”

我点点头,其实我并不会喝酒,但对上哈宾杰那看猎物的眼神,我没有害怕,却被激发了斗志,再加上心情的确不好。

在哈宾杰家中醒来时,已经是转天的中午了。我从客房走出来,正好看见哈宾杰在做饭。

“我以为你会叫外卖。”我走进厨房,站到他身边帮忙。

哈宾杰摇摇头:“外卖毕竟不如自己做的健康,身体是第一位的。”说着,把手中的菜刀的胡萝卜递给我。

我接过来,熟练地将胡萝卜切成片。一个人带着罗喜,这种技能是必须的。“我知道,只是没想到你会做饭。”

“我可不想被你小瞧啊,贵鬼。”哈宾杰将牛肉放进锅里炖。

“你为什么把我带回来,扔在酒吧不就好了。”切好胡萝卜,我找了找,终于找到了油。

“嗯?”哈宾杰回头看向我,“帮助同僚不是应该的?”

把油倒进炒菜锅,我没有理他,这回答明显是假的。

“说起来,贵鬼。“他看着我把胡萝卜放进锅里,”第一次喝酒就喝这么多,我真佩服你。“

我翻炒着锅中的萝卜,点点头,这句倒是真心话。

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我觉得我不讨厌现在这种感觉,我觉得真实的他不像资料中那么讨厌。

哈宾杰这套房子是成为黄金后买的。

玛尔斯规定,除了他的亲信狮子座和魔羯座,黄金不得常驻圣域。于是黄金大多在希腊找了自己的房子。

我和玄武不常在希腊,如果不是被召集,我们绝对不会到这个被敌人占领的圣地来。

玄武……不知道他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呢?

我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毫不怠慢地将炒好的胡萝卜倒向盘中,哈宾杰配合得盛出一勺牛肉汤,浇到胡萝卜上。

“呐,贵鬼,不错嘛!”他笑道。

嗅着菜的香味,我也不由笑了:“我也不想被你小瞧啊!哈宾杰。”

哈宾杰愣了一下,紧接着拍拍我的肩:“你总算笑了,你能开心起来就好。”

我看着他眼中的真诚,呆住了,这句话,是真心的?

“好了,来吃饭吧!宿醉很不好受吧?”哈宾杰说着,端着盘子走了出去,要踏出厨房时,他停了下来。

“是霍洛洛奇姆吧。”

“啊!”我没能跟上他的思绪。

“我是说,玄武喜欢的人,应该是时钟座霍洛洛奇姆的时贞。”

“时贞吗?”我念着这个名字:“好想见见他啊!”

真正见到时贞,是在很久以后了,那个时候,他也在我身边。

那天在哈宾杰家用过午饭后,我就离开了希腊。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哈宾杰,也没有见到玄武。

回到嘉米尔的那天夜里,罗喜已经睡着了,夜深人静,我坐在没有门的塔上,静静地看着明月。我回忆起少时和穆先生一起度过的时光,只身一人流落,有了徒弟,然后,我想到了玄武。

--心痛。

我捂着胸口。

突然,一道紫芒闪电似的闯入我的脑海。

哈宾杰。

我想起了这个热爱毁坏的恶人,心里突然不那么痛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那一段时间,我越来越少地想起玄武,越来越多地想起他,渐渐地开心起来。

然后在那一天,他穿过了圣衣墓地,来到这座公馆。

“啊!贵鬼,想见你可真不容易。”他叹口气,看着我笑起来。

看见他的时候,我很开心。“你怎么来了?”

他举起手里握着的酒:“找你喝酒啊!”哈宾杰打量着公馆,“话说,这塔为什么没有门?”

我笑着拉起他的手,靠念动力将他带到了塔中,解释道:“我们平时也都是像这样靠念动力出入。”

这时,发现有陌生人的罗喜也跑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哈宾杰:“贵鬼先生,他是你朋友吗?”

“嗯。”我点点头,“罗喜去玩儿吧!我和哈宾杰有事,”

罗喜乖乖地应了一声,走开了。

哈宾杰跟着我来到我的房间,

“为什么没有门?”他问。

我没想到他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笑出了声:“我可是现在的唯一会修补圣衣的人,有门显得太掉价了不是?”这当然是玩笑话。

可哈宾杰一下子愣住了:“你会修圣衣!”光芒一闪之后,金牛座的圣衣出现在我面前。

“啊!”我惊呼,眼前的黄金圣衣已经有了好几处破损,“你怎么弄的?”

哈宾杰有些尴尬:“我找老山羊打了一架,然后就成这样了。”

他说的老山羊我也知道,是史昂师祖那次圣战结束后,过渡时期的魔蝎座,其实也只是最后一位过渡期的黄金,然后,在穆先生他们牺牲后,被纱织小姐请出来再任过渡期的黄金。

我叹了口气,找来一把匕首,割开手腕,血滴在圣衣。

得到鲜血滋润的圣衣发出光芒,渐渐地恢复着。

“好了。”我按住手腕上的伤口,对哈宾杰点点头,示意他收起圣衣。

哈宾杰却呆呆地看着我,突然问:“你一直这么修圣衣?”

我摇摇头:“当然不是,不过这样效果更好。”

他收起圣衣,扔给我一瓶酒:“贵鬼,你给玄武修过圣衣吗?”

我尝了一口,是第一次喝的那种,其实这了不过是我第二次喝酒。听到哈宾杰的问题,我笑了:“你对同僚的事还真是完全正确不了解啊!破坏狂先生。玄武虽然是天秤座的黄金,但圣衣却不在他的手里,他是一个没有圣衣的黄金。“

“是吗?”哈宾杰也笑了,又拿出一瓶酒,喝了起来。

然后,又是宿醉。

我醒来时,他已经离开了,是罗喜送他出去的。

想起哈宾杰,我笑着摇摇头:“真是野蛮啊!”

野蛮的,不由分说得闯进了我的心中,点亮了我的世界。

我爱着他,也相信,他纵不爱我,也没有将我当做毁灭的目标。

我相信他。

我揉着还在痛的头,又睡了过去。

几天以后,从圣域传来了有青铜劫走雅典娜的消息。

那个所谓的雅典娜。

虚假的平静被打碎了。

“要开战了啊。”我叹道。

这话被罗喜听见了,担心银星砂不够的罗喜独自离开了嘉米尔,去找罗喜的我见到了天马座几人。

是几个有着坚定意志的少年。

我笑了,哈宾杰应该会有兴趣。

只是……

只是但愿别玩得太过了啊,哈宾杰。

要白羊宫看着几个少年向金牛宫跑去,我又一次这么想道。

无奈地摇摇头,哈宾杰的事我可管不了。转头看向源源不断涌上来的火星士,“真是麻烦啊。”

这么多杂兵,全打倒了要是能升级就好了。我随意地应付着火星士的攻击,一边胡思乱想着。

“该说你是不在状态呢,还是游刃有余呢?贵鬼。”一个道紫色电芒划过,攻倒了面前的火星士,哈宾杰也加入了战团。

我笑了起来:“自然是后者,你认为我会在这种事上向你寻求帮助吗?”

“好,好,我知道了,你不介意我加入吧?”哈宾杰说着,拳头却一直没停下来。

“随便,又不是什么打怪升级。”我同样没停下手上的动作,“而且,你不是已经开打了吗?”

这些火星士打起来麻烦,但用来消磨时间却非常合适。

“嗯?”一拳打倒面前的火星士,哈宾杰停下来,看向身后的十二宫,“两个黄金?要打千日之战吗?”

我也感受到了,是两个黄金级的小宇宙在碰撞,其中一个是玄武,另一个……

“水瓶座?那不是一直空缺吗?”我问。

哈宾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这次召集,时贞也来了。”

“那么,”我担忧地看向天秤宫的方向,“玄武和时贞,他们……

和自己一直喜欢的人生死相搏是非常痛苦的吧,如果换是我,让我和哈宾杰战斗,我该怎么办,为了雅典娜而战?

“想去就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哈宾杰又开始了战斗,一边戏弄着杂兵,一边对我说。

我摇摇头,也开始了无聊的战斗。虽然无聊,但我不想放弃与他并肩战斗的机会,至于玄武,作为多年的好友,我相信他能处理自己的事。

见到玄武的时候光牙已经到火星去了,时贞的小宇宙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十二黄金还能战斗的只剩下了四个。我们四个要维持住地球的最后一丝生机。

“那么,开始吧。”不动说。

“等一下。”我咬破手指,将渍出的血染在哈宾杰的圣衣上,“真历害呀,那几个孩子能伤到黄金圣衣。”说着我拿出两小包银星砂,递给玄武和不动,“大家先修复一下圣衣吧!”

“贵鬼,”哈宾杰看着我,难得的认真:“为什么只有我不同?”

是啊,为什么呢?我看着他,笑了:“大概,因为是哈宾杰吧!”

他一愣,也笑了起来:“那么贵鬼,你听好了,你是我猎到的猎物,我处置之前,谁也不能动你。”

“嗯,”我握住哈宾杰的手,“约好了。”

不动眯起了眼睛,玄武落寞地笑了:“真幸福啊。”

后来,玄武失踪了一段时间后,带着时贞回来了。他终于得到了幸福。

那是我第一次见时贞,那时哈宾杰在我身边。

他会一直在我身边。

照亮了我的世界的紫色。

     

 

 

                                      END

 

 

后记

一直觉得哈宾杰去帮KIKI绝对是喜欢KIKI。

我看来,玄武只可以是KIKI的单箭头。。。

掐CP是不好的···

这篇文其实可以和时之旅人一起看,虽然是有关联的,但其实也不大······只是打个广告。其实相关联的还有一篇,是讲席勒在冥界见到LC和SS诸人的故事,就是一个恶搞,正坑着呢···

其实本身设定是个虐文,但写这篇时正赶上KIKI生日,就改了,所以总觉得变扭···

中间做饭和外卖完全是被班里健康饮食主题的话剧整疯了···

嘛,KIKI,就算哈宾杰也瞎了一只眼睛,你也不能当他是欺负你的艾尔扎克啊!


评论
热度(1)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