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罗马之光

罗马之光

 

一直歌颂主的光辉,已经忘记了本应歌颂谁的光辉。

Forever brimming  with  glory.

没有主语的祈使句,最容易让人忘记所指向的主语。

我想守护的,究竟是谁的光辉呢?

++++

最熟悉的地方往往是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

所以我总是在怀念过去时发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是那个如同牢房一般的苍白冰冷的实验室。

三百年的时光,让我熟悉那里,甚至至今仍能清楚的记得这三百年间发生在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个变化,因为再小的变化也逃不出了解它的人的双眼。

但是,我不是人,也不是被称为“活的传奇”受人敬仰的存在,我只是,区区一个不死的怪物,战斗的机器。

我只有机械的战斗,这是我唯一的意义,就像穿上红色舞鞋的女孩,跳舞至死,只是我永远得不到那个尽头。

我讨厌那个我所熟悉的地方,然而我总是懊恼的发现,那个我最怀念的地方,在我回忆起她的时候,全部的景色都蒙上了雾气,看不清晰,只有神和那把传奇的武器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了,毕竟。

Our Eternal  Rome.

那个永恒的罗马,已经不存在了。

的确,时间是最绝情的东西,比所有的敌人都要强大,它摧毁了永恒的罗马。

可是却偏偏对我仁慈,让我永恒。

啊,仁慈!

我,是永恒的,即使死亡,也会重生,即使进了坟墓,也会重回战场。

我为主而战,是主永远的小兵,永久的在主的身边列兵。

但是,我想要回去,凯旋也好,亡去也罢,然而,我的归处,那个我认为永远是归处的地方已经先我逝去了。

我的Scutum已经没有意义了。

那么我要到哪里去呢?

主说,我的身边。

所以我高呼“弥赛亚”,我高呼“安拉”,我高呼“Forever  brimming  with glory”。

啊,多么熟悉的语句,好像什么时候颂唱过,是什么时候呢?是到主身边多久以后来着?

记忆已经模糊了,实际上我完全不用在意,因为,我只要为主而战就可以了。

我不需要有记忆,不需要有感情,我,只要活着,为主战斗,就是全部的意义。

但是,这样的我,还是憧憬着那些有着真正人类的血肉的,有着自己的爱憎的,有着自己的梦想目标或是叫做野心的,那样的英雄,也许是枭雄?

都无所谓,我只是单纯的,羡慕着他们。

曾经的我,也能像他们一样吧?

“胡思乱想什么啊,朗基努斯!”带着笑意的话语时常在脑海中回响,“所谓的英雄,不就是将自己的路贯彻到底吗?在你来的地方,不是有着‘A real hero remains accountable until the end’这样的说法?你啊,只要为了你们的神,像这样继续和我们做对下去就可以了。”

说的,还真是简单,啊。

我总是对此报以苦笑,但是那个同样是怪物的家伙,想想也已经有三百多年没有见过了吧?

毕竟,这三百年间,我已经不只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了。

我啊,已经不是一个我了。

而是,很多个。

没有本体和分身的区别,每一个都是我,但是,究竟那个才是我呢?

我不知道,没有一个我知道。

也许没有一个是我,从忤逆主的那一天起,就没有我了。

有的只是“永久列兵”。

本以为每一个永久列兵都是一样的,不会死亡,但是我终究不是那个美丽的日本女子,与血族少女的一战中死去的“我”,没有再醒过来,他们,安息了。

真好。

我渴求着死亡,也许那样,逝去的我,就能回到那个逝去的国度了。

所以我一直不理解那个少女,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不去享受真正的安宁。

这么质问着,答案却已经在心里萌芽了,我总是想将它掐掉,却总是败给它顽强的生命力。

她有着,即使不安宁也一定要见到的人,即使不安宁也一定要一起生活的人,即使不安宁也一定要守护的人。

虽然对象其实并不是人类,但是,她有这样的对象。

而我,没有。

我没有要守护的,我要守护的已经不存在了。

记忆明明是模糊的,但却又分明记得,我曾对天地立下誓言,誓报光辉永恒。

主语,是育我的祖国大地。

我的,罗马。

曾经响彻了胜利歌声的,永恒的罗马。

“战斗吧。”

“不管为了什么,战斗吧。”

“朗基努斯呦!”

遇见那个自称魔神的家伙是个意外,我完全没有在意那个吟游诗人,却是由此被缠了住。

原因大概是相似性吧。

“虽然我不是战斗型,但是,一直战斗下去吧。”他说。

一个总是称呼我为真的我的怪物。

总觉得会有一天,就好像我又一次从墓穴中回到这个世界,一抬头就看见他,然后他说,“喂,朗基努斯。”

++++

“喂,朗基努斯。其他的那些你死光了哦!我之前找了一个圣地的小子问过你,可是那小子什么也不知道。你这家伙,好像地位不低啊!”

“好久不见,菲尼克斯。”

我仍旧是为主呼喊着Forever  brimming  with glory,但是,在心里,是对那个永恒的祖国大地。

他说,只要最后一个罗马勇士还活着,罗马就不会灭亡。

他说我是罗马之光。

不,罗马才是我的光。

Firmly  I pledge

My loyalty  to  thee

Land of  my  Forefathers

Forever brimming  with  glory

给我的Eternal  Rome

现在,又是战争号角吹响的时候了。

++++

附《罗马之光》歌词(点歌名听歌,应该可以吧,酷我没试过啊)

Firmly  I pledge

My loyalty  to  thee

Land of  my  Forefathers

Forever brimming  with  glory

A  Land of  beauty

Home of  the  courageous

Our Eternal  Rome

The might  of  enemy ships

Threatens  us in  vain

It is  a  hopeless quest

Turn away  from  deceit

And sweet  delusion

For the  trumpets  of  war

Will call  our  Legions soon

And across  the  fatherland

A  victory  song will  ring

And across  the  fatherland

Our  song  will resonate

A  time  of joy  and  pride

For  Eternal  Rome

 

后记

啊啊啊写的超级短怎么办TAT

那样的话后记写长一点吧

朗基努斯我男神啊啊啊超喜欢啊!

超级心疼他呢

因为有时候,他明明笑着,眼睛却是空的

本篇中的罗马之光是出自电影天将雄师中的歌曲

看哭了呢,并不是因为电影的剧情,罗马的将军让成龙杀了他时说的是“让我回家”

当时不知怎的就想起枪兵来了

最终,将军死了,将军保护的小王子死了,夺权的大王子也死了

虽然死在异国,但是如将军所说“回家”了

但是枪兵却回不去呢,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去了呢

他是不死的,可罗马不是

时间绕过了他,却没有饶过他

所以我一直希望他能有一个让他在面对那个人时能发自内心的笑着的人

那必须是一个和他一样的人

不是他的小伙伴,是一个,和他一样,但比他坚强的人

那必须是一个异族,和他一样的,不可能是人类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魔神菲尼克斯

所罗门第三十七柱魔神菲尼克斯,有着一个凤凰的名字,所以我选择了他

我让他成为了重生的魔神

他和朗基努斯一样在无尽的生命中漂泊

他住在深渊,但是他不喜欢那里,他总是到地面上来

他和朗基努斯一样,向往那些将有限生命燃烧成星辰的人

他是诗歌的魔神,所以行走在地面时以吟游诗人的身份,而且如他所说,不是战斗型

他同样有着无尽生命,但他不迷茫,活着,那就活下去吧

如果非要意义的话,我陪你战斗

就是这个意思

实际上之所以这一篇写不长而且通篇心理活动,完全是因为要给枪兵和菲尼写长篇啊

嗯,菲尼可是亲儿子

其实菲尼也是出现过的,在“一个人的战场”里的恶魔就是他

所以其实他最后叫住碎瓜时只是单纯的问枪兵的下落

火焰什么的是空间传送,但碎瓜自己在梦境中察觉到自身肉体的痛苦所以改了剧情

啊啊对了,在枪兵回忆里菲尼说的那句英文是天将雄师里大王子说的

嗯,其实最好的翻译我一直认为是辛稼轩的“男儿到死心如铁”

以上,就这样吧

累心


评论
热度(4)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