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誉太】别

在群里阿狐给的梗

梧哥已经写过了然而实际上阿莲当时已经开始写了

o(╯□╰)o

#誉太#别

那人死了。

那人死了吗?

他若是离开了,怎么不来和他道别?

曾经,曾经小的时候,便是出宫去哪里玩,他也会来同他告别。

顺便抬几句杠顶几句嘴。

自家的老五可真是厉害,总是几句话就把他气得摔杯子,然后赢了的得意洋洋地出宫玩闹,留下他被母妃一通责骂。

而那个祸害总算记得他贪嘴,回来的时候,也会叫下人送来些各式点心。

可是,那也是曾经的事了。

后来,两人势同水火,如今,他在远离京城的献州,而那个人,却已经死了。

那个该死的萧景桓死了,却没来向他告别。

“献王兄这是在想什么?”

突如其来的熟悉声音吓得他一下子跃了起来,腰磕在桌子边上,痛得脸色都白了。

来人一脸的无语,伸手把他拉回来,帮他揉了揉腰。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他压低了声音问。

那人却是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抬手自桌上取了块点心:“不来一块儿?我可是特意给你带的。”

他这才发现桌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盒糕点,伸手要拿,却看见那人脸上微妙的神情,不由得一抖:“怎,怎么了?”

“献王兄真是好胆识。”那人看着他伸到盒边的手,“就不怕臣弟,呵。”轻笑了一声,来人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下了毒吗?”

他愕然,看了看那人,又低头看看盒子里好看的糕点。

“咳,那,那什么,我,我还是不吃了。”

“怎么?三哥不信本王吗?”

多年以来已经陌生了的称呼复又响起,震得他看着来人一瞬间呆滞了。

“我……我信。”

他低下头,声如轻叹。

那人却似乎听了分明,仔细地在点心盒中挑了一番,拈起一块儿,递了过去。

他顺从地接过,放入口中。

糕点很甜,不知为何,他却觉得酸涩,眼前像是起了雾,朦胧的一片。

他睁大了眼睛去看,连那人的身影也模糊了,他急忙伸手拉住,囫囵地将口中糕点咽下,匆匆开口。

“景桓,别走!本王,本王这就下去陪你。”

那人在雾气中隐约露出了讶色,似乎无奈地笑了笑:“我只不过是来向你道个别。”

雾气愈发浓了,他搞不懂这屋中是如何起得雾,却怨雾将那个人彻底淹没,眼前突然黑了下去,再亮起来时已是转过了天。

他目光投向那桌子,桌上空空的,哪有什么盒子点心。

“来人!来人!”

他突然叫了起来。

下人很快跑进来,等着他的吩咐。

“桌子上的那盒糕点呢?”

“那是隔了夜的点心,不新鲜了,所以……”

“怎么?你给扔了?那是景桓给本王的,你也敢扔!”

“什,什么?”

“滚!”他咬牙切齿半响,恨恨地将杯子摔到了地上。

下人诚惶诚恐地退了下去。

“扔了?居然给扔了?”他犹自生着气,身子一动,“哎呦”一声呼起痛来。

愣了一下,他解开衣衫,腰上青了一块,有点发紫。

看着那块儿青紫呆了呆,他挑挑嘴角笑了起来。

“那家伙,还知道来跟我道个别啊!”

……

……

“诶我说,殿下叫你过去干什么啊?”

“别提了!就你昨日送过去那盒点心,殿下怨我将它扔了,还说什么是萧景桓给他的。你说这萧……”

“噤声!殿下提是没有关系,那逆贼可是你我能提的?当心给自己惹上祸事!”

“是是是,可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许是殿下睡蒙了。再说殿下昨天喝醉了酒,不小心碰伤了腰,或是正恼呢!”

“嗯,哎,我这是倒了什么霉啊!”

ENDE

评论(6)
热度(19)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