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鬼魅】05 梦中风雨谁挽留

原创女主百合

誉太,殊琰但靖苏

其实本质上是混合同人?

※※※※

空无。

梦境最初始时便是这般空无。

原初的世界,本也是空无的。

苏梦莲比预想中简单得多的进入了这个“凶手”的网中。

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苏梦莲立刻便意识到,不过却也不在意,灭灵人的身份不被人知道能少去很多麻烦,不过她也并非刻意去隐瞒,暴露了身份,不过是多些麻烦。

况且就现在来说,反倒是省了她潜入的麻烦。

普遍来说灭灵人的拿手戏还是除灵,虽然批命改命,寻墓定宅,解梦托梦也是灭灵人的本业,但终究还是不如除灵顺手。

苏梦莲此次对于潜入也是没什么把握的,被杀人梦盯上反而倒省了她的事。

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梦呢?

知道这次的梦是针对她的,苏梦莲更加期待了起来。

使用梦的灭灵人通过梦境去探寻对方心里最珍贵、最快乐、最痛苦的回忆来编制完善梦境。

这初始的混沌就是其编制梦境之时。

场景,变幻了起来。

“蒙警官,她怎么样?”梦境之外,闻讯匆匆赶来的穆氏姐弟在苏梦莲宿舍楼外遇上了蒙挚。

“呃。”蒙挚一脸为难地看着他俩,“应该是已经开始了,但是,虽然小殊让我来护法,但是……我也进不去啊。”

穆霓凰一愣,纵使心里担忧,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他倒是难得失策了。男人就是男人。”穆霓凰笑着摇了摇头,“我去吧。”

“诶?姐,你进去了,我呢?”

“在这儿等着。”放下一句话,她就进了宿舍楼。

“诶我说,”蒙挚拉了拉穆青问,“这苏梦莲是谁啊?穆大小姐这么担心干嘛?”

“她?她是我姐的妹妹,我莲姐,我姐能不担心吗?我还担心呢!”穆青瞪了蒙挚一眼。

蒙警官有点懵,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姐姐啊?他看看一脸担心地向里面张望的穆青,没有问出来。

梦里,景色如同烟云一般缓缓浮现,逐渐清晰。

看着熟悉的景色,苏梦莲脸上露出来的,是怀念,也有痛苦。

HN省的D市是中华有名的古都,也是苏梦莲长大的地方。

“说什么挽留天涯,连人也挽不住啊。”

她轻轻叹了一声,她的兄长,就是殒命于此。

不在多想,苏梦莲踏进她长大的家中。

轻车熟路地走进宅子的主屋中。

屋子里有两个人,一站一坐。

站着的白衣男子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大哥,阿莲回来了。”

“是吗?”坐着男子从桌上摊着的纸张中抬起头,“回来了啊……”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咳嗽打断了。

白衣的男子忙俯下身给他顺气。

“回来就好。”男子扯了张纸巾拭去唇边血迹,看着苏梦莲,笑道。

“哥,二哥……”苏梦莲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两人,梦就是这样,即使知道是假,也忍不住去沉迷,然而沉迷越久,越方便敌人掌控自己的身体,所以……

“对不起……”

她轻叹,右手抬起,于左胸前绘双山卦。

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艮者,止也,观此卦,不仅行为,心思欲望亦应适时而止。

哪怕是,见到了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的人。

似乎是知道此景对苏梦莲没有作用,梦境突然变了。

河边,苏梦莲和穆霓凰。

可惜,这个梦远不如之前的真实。

因为,在她眼前的是如今的穆霓凰,而不是记忆中的。

灭灵人的主观意识影响了梦境吗?

苏梦莲微微眯起眼睛,看来梦境之后那人是认识霓凰的,不过那人却不知她与穆霓凰真正的关系。

淡金色的光在指尖一转,苏梦莲割下一节河边的翠竹。

她辛金命,对金行的操作一直是得心应手。

将翠竹握在手中抖了抖,苏梦莲抬头看向梦中的穆霓凰,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阿姊,你还有记恨我抢了你的夫君吗?”

她扬起手中的细竹,斜指向穆霓凰。

“我却是还怨你总是让我不能出头,无论是哪一个,看着我的时候,心里想得却总还是你的。”

风吹动着那片竹,狭长的叶子沙沙作响。

苏梦莲手中的翠竹向前疾点出去,却在穆霓凰雪白的颈子前戛然停住。

一滴殷红缓缓地滴下。

苏梦莲擦擦唇角的血迹,冷冷地看着面前破碎的梦境。

方才那一击她用上了在梦中能调动的全部力量,表象上是攻向梦中的穆霓凰,实际上却是借此袭向梦境背后的人。

但是在最后关头还是被对方发现了。

那人干脆地破坏了梦境,爆炸般的力量,虽然是在梦里,给苏梦莲也是带去了一定的伤害。

不过当然,强行毁坏梦境的话,那人铁定是会遭到反噬,肯定也不好消受。

苏梦莲思索着睁开眼睛,看见一张靠得极近的熟悉面孔,一惊之后却是恍惚。

因为太熟悉了,刚刚在梦中还见过。

“……阿姊?”

“你……”这个称呼?穆霓凰愣了一下,“梦见我了?”

“嗯。”苏梦莲点点头,坐起来。

“没事吧?”穆霓凰关切地问道,扬了扬手中沾了血的纸巾。

苏梦莲下意识地拭了拭嘴角:“没什么,那个人也不好受。”

“嗯。”穆霓凰看着她,有些踟躇,“你……梦见了什么?”

“逝去的兄长,和很久以前的你。”苏梦莲的表情有些复杂,怀念、孤寂,却还有些不屑,她摇摇头,不愿意再说,又看向穆霓凰时神情和往常无甚差别,“倒是你,你和梅长苏是什么关系?”

“也没什么关系。”穆霓凰有些无奈地笑笑。

“没有关系你堂堂穆氏大小姐会帮他?”苏梦莲明显不信。

“他是我未婚夫。”穆霓凰叹息一声。

苏梦莲一愣:“那个林殊?他没死?”因为穆霓凰的缘故,她一直也很关注这个人,据说此人在好几年前梁门和别派的争斗中随父反叛,最后身死。

“嗯。”穆霓凰点点头,“却变成如今这样了。”

“我也有未婚夫了。”苏梦莲突然说道。

抬手熟练地揉揉苏梦莲的头,穆霓凰笑笑:“我知道了,我从没介意过这事。不过……”她偏头看了看一边,打趣道,“你那个未婚夫只怕,也没什么意义吧?毕竟你还有……”

“穆霓凰!”一边一直安静着地方瑜瞪了她一眼,身形一下子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七大所在的大学城中,一个男子一边走着,一边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导航。

一次抬头,却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谢弼?”

被叫到的人愕然回身,看见那人,犹豫了一下,小声地叫了声“大哥”。

“你怎么在这儿?”

“父亲让我过来办点事。”谢弼看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兄长,“你不是去J国留学了?”

“我刚回来,也是有事。”

※※※※

继续放人物出场

景睿和谢弼

嗯,这一章没什么实质内容,不过信息量极大

完美体现了我三条浏阳河一般的脑回路

女主的身世啊未婚夫啊师门啊和穆霓凰的关系啊,其实都隐秘地揭开了真的

只要能跟上我的脑回路的话。。。


评论
热度(8)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