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鬼魅】06 天下纷争我翻覆

原创女主百合
主剧情,CP不止是慢热甚至是没啥推动作用
然而依旧是涉及誉太靖苏,但是殊琰
考完试回来更文
本集名为,听苏哥哥讲那过去的故事
※※※※
“我没想到对方会那么果决。”苏梦莲挑了一串鸡翅,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与对方的灭灵人在梦中的对决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在对决中受得小伤也好利落了。梅长苏把穆霓凰、蒙挚还有她都叫到了家里,说是一起烤串来庆祝她康复。
苏梦莲挑眉看了看别墅的主人:“倒是说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梅长苏?还是林殊?”
梅长苏一愣,看向穆霓凰。
“我认为没必要瞒着阿莲。”穆霓凰有些抱歉地说道。
“不是凰姐的锅。”苏梦莲将骨头放在一旁的小盘子里,“叫我过来又没叫阿青,你不就是要跟我说这事儿?”
“嘿嘿,小殊啊,我说什么来着,你聪明,人家丫头也没傻到哪儿去?”蒙挚笑到,说完就发现几个人都看着他,一愣,“诶?我说错什么了?”
“没错。”苏梦莲噗嗤一笑,“蒙警官坦诚直率,阿莲好久没见过这样的人了呢。”
梅长苏笑着摇摇头,又看向苏梦莲:“莲学妹说的不错,蒙警官和穆小姐也还没听过,我正想趁这个机会说说。”
“已经有八年了……”
八年前,梁门护法林燮在与宿敌逾门一战中率部众反叛,谋害门主长子长徒,最终落得个身死,连同一齐反叛的兄弟徒儿无一生还。
此事在灭灵人的圈子内广为流传,很多门派都以此告诫门下不可叛门。
“你们所听到的,都是这样吧?”
梅长苏一贯温和有礼的嘴角噙着冷笑。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是一个谋,一个拔掉梁门长子长徒萧景禹及其拥护者的谋,而且,还是阳谋。”
“当年梁门门主虽已年老,但是身体仍然强健,而萧景禹这个继承人已近中年,那位老当益壮的门主不愿意退位,又担心萧景禹等不及会篡他的位。故此当裁判堂的夏江堂主,和谢玉护法提出萧景禹同林燮叛门与敌勾结之时,他想都没想就赐死了萧景禹,然后派出亲卫,歼灭林燮的赤焰堂。说他不知道这可能是诬陷?他一定知道,而且能肯定这就是诬陷,但他正好需要一个借口,一个拔掉萧景禹和其势力的借口。”
夏江和……谢玉。
苏梦莲微微眯起眼。
“那你……”穆霓凰心疼地看着这个从小带着她玩耍的哥哥,“你之后,又经历了些什么?变成这个样子?连萧景琰……都认不出来。”
“我?”梅长苏垂下眼,“认不出才好啊。”
“我被很多人救了,亲人,陌生人,还有仇人……”
那是还是少年的梅长苏,不,应该是林殊,在父亲的保护下勉强的逃过一劫,没有身死当场,后来想想,不光是父亲拼命守护,敌人其实也未尽全力,似乎是故意,要放他离开。
虽然勉强逃离,但是在那一战中身体被厉鬼怨魂所噬,也是重伤濒死,幸被路过的琅琊阁的少主所救。
琅琊阁,在灭灵人的世界中是极超然的存在,与其说是什么门派,倒不如说是一个情报机构,一个,贩卖情报的机构。没有人敢去招惹琅琊阁,不止是因为阁中高手如云,更为主要的还是畏惧琅琊阁的情报能力,你若招惹了琅琊阁,人家一怒之下能将你的情报全送给你对头。
琅琊阁不能惹,这算是灭灵人的世界里一条共有的戒律了。
而至于那位少主,苏梦莲在师门的时候也见过他几面,非要说的话就是“道貌岸然”“衣冠禽兽”,当下看向梅长苏的目光也怪异了不少。
感觉到苏梦莲的目光,梅长苏只能无奈地笑笑。
“那家伙在性格上是有点问题,不过精通古医术,我能活到现在,多亏了他。”
“我在琅琊阁养伤的时候就决心复仇,正好收的伤对灵识影响很大,就拜托蔺晨顺势给我改容易识,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但在场三人谁不知道改容易识的痛苦,将骨与肉重塑是为改容,将灵魂重塑是为易识。
肉体的痛苦尚不论,灵魂的痛苦却是极度难耐的。
依梅长苏之言,他当年所受的伤也是对灵魂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再加上改容易识……
苏梦莲这才对这位学霸学长真心地钦佩了起来。
“林殊哥哥……”
“小殊,你收了这么多苦,你怎么不早和我们说!”蒙挚一脸愤然,“夏江和谢玉,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说了,又有什么用。都是过去的事了。”梅长苏笑道,眼中却划过一丝冰冷,“这代价,夏江是一定要付的。”
“夏江?”苏梦莲挑眉。
梅长苏喂喂颔首:“我正要说到谢玉。”
三人听下去,这才知道为何方才梅长苏只说要夏江付出代价,却未提谢玉,因为这代价,谢玉早付过了。
林殊接受了改容易识变成如今的梅长苏后,蔺晨告诉了他一件事,若是平常的林殊自然能自己看清,只不过当局者迷,他身上又有血海深仇。
听蔺晨之言,却原来他救下林殊并非是偶然路过,而是受人所托,那个人,竟是谢玉。
谢玉为什么要救林殊,蔺晨不知道,梅长苏自然也不知道,后来他再见到谢玉时才知道原因,不过这个原因也
随着谢玉离开梁门而显得可笑。
而对于穆霓凰和蒙挚来说,更令他们吃惊的却是这位少主的力量。
谢玉本是梁门的一位护法,在陷害了林燮之后不到两年,就被梁门门主找了个借口逐出了梁门。
两人本以为是谢玉咎由自取取代了林燮的地位,也接手了门主的疑虑,如今才知竟是这位蔺少主的手笔。
蔺少主给梁门门主送了个情报,情报连着证据,把谢玉欲助萧景宣继承门主之位的事抖了出来。
萧景禹已死,萧景宣便是梁门门主唯一的子嗣,由他来继承本是再正常不过,不过以这位门主疑心之重,疑虑长子会篡位,难道就会对少子放心?
当下便找了个名头将谢玉逐了出去。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苏梦莲摸摸下巴,一脸怪异。
“你不是梁门中人,与梁门又并没有什么关联,自然不知。”穆霓凰摇摇头,“就连我也不知道里面竟然还有这位琅琊阁少主的事。林殊哥哥,这位少主倒是给你报了仇了。”
梅长苏深深地看了一眼苏梦莲,闻言收回目光朝着自己这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安抚地笑笑:“都过去了,我已经回来了。”
他回来了,当年这梁门就是由他引风弄流,如今,这七大,也将任他将风云翻覆。

评论(3)
热度(2)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