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鬼魅】07 谁人知我沧海事

现代架空捉鬼,原创女主视角,女主百合,女票半原创,比起CP还是有点剧情的,我都不好意思说是什么CP了,总之tag还是按之前的打吧我已经不要脸了
这一章揭秘了女主的身份嗯,不是师门是家世应该说。
所以这个文其实是混合同人我会说?
女主表示我真的嫌弃合鸟主,诶挺萌的,但就是嫌弃
※※※※
说是聚餐,但还未结束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打进了苏梦莲的手机上。
在啦啦啦德玛西亚的铃声中,苏梦莲顶着几人诧异的目光接通了电话,顺带着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穆霓凰。
“穆青,怎么了?”
穆霓凰一愣。
然后苏梦莲开了免提。
“莲姐,有人挑衅我!那什么,他们人多,我打不过,你来帮帮我成不,别告诉我姐啊!”
几人齐齐转向穆霓凰。
后者皱着眉站起来:“穆青!”
“姐?姐,那,那什么,我,呃,你和莲姐在一块儿啊……”电话那边声音都抖了起来。
“你现在在哪儿?”穆霓凰厉声喝道。
“呃……”
“我这就过去。”苏梦莲有些好笑地接了一句。
那边立刻答了话:“诶莲姐我在教学区西门就图书馆边上这儿!”然后迅速挂了电话。
“又闯祸!”穆霓凰抿了抿唇,皱眉道。
梅长苏笑笑安慰道:“你也不用总是管着他,穆青也是成年人了。而且小伙子血气方刚点更好。让阿莲去替你看看。”
实话说苏梦莲看见图书馆前的一撮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转身回去。
怎么描述眼前的这一幕呢?
两个剑拔弩张已经用灭灵人的方式出手开打的人,两个看热闹的人,一个想劝架却被拉住的人,还有插在两个人之间的一把扇子,和一只纤纤玉手。
顺着那手看去,是一个苏梦莲的非常不想见到的人,那个让她养了一个礼拜伤的,秦般弱学姐。
而那把扇子,则是握在一个身着古时长袍自诩风雅的男人手里。
“呀,这不是莲花酱嘛!”男人第一个看见苏梦莲,笑着收回扇子挥了挥。
苏梦莲一阵心累。
“啊,是苏学妹啊,别来无恙?”秦般弱也收了手,转头看向她,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有劳学姐操心。”苏梦莲撇撇嘴。
“诶,莲姐,就是他来找我茬!”穆青跑过来一脸气愤地指着方才与他交手的男子对苏梦莲说道。
苏梦莲看着那人和他身后的几人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后者回了她一个同样莫名其妙地耸肩。
好吧。苏梦莲叹了口气,拉着穆青走了过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几乎异口同声。
是萧景琰,有灭灵人在七大斗法,梁门出身的他自然是要过来察看的。
“这帮人过来找我家的茬!”穆青怒视对方。
萧景琰打量着在场的众人,目光落在方才想要劝架的男子身上,微微皱眉:“景睿,怎么回事?”
被点名的男子苦笑着唤了声师兄。
萧景睿,是梁门门主的侄子也是养子,后来离开梁门去寻生父,又到J国留学,与萧景琰等人也就生分了。
“师兄,这是宇文暄,我堂兄。”他介绍了一下那个和穆青交手的男子,又介绍刚才拉住他的女孩,“念念,我妹妹。还有谢弼,你认识的。”
宇文念念点头示意,宇文暄却是冲着穆青冷哼一声:“我可没有找穆氏的茬,对另姐暄可是敬得很,只不过你这个未来家主,啧啧啧……”
“你这家伙!让你看看我的本事!”穆青一瞪眼就要冲过去,被苏梦莲一把拉住。
“少给凰姐惹事!一会儿回去有你受得!”
“穆少主真是怕姐姐的乖弟弟啊。”宇文暄接着又讽了一句。
“你!”
“好了。”苏梦莲看向宇文暄,“宇文氏,你们楚门也想在七大插上一脚?”
楚门宇文氏本是统治K市灭灵人的大派,但后来穆氏与梁门联盟,将楚门打压下去,成了如今宇文氏与穆氏两方对峙的局面。由于穆氏现任家主,即是姐弟俩的父亲,以及穆霓凰的缘故,宇文氏甚至隐隐被穆氏压制。
“不是啊。”答话的竟是那个在初冬摇着扇子的男人,“小莲花想多了,他们是来找人的。”
你又知道了。
苏梦莲瞥他一眼,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你又是来干嘛的?”
“我来找长苏啊,你见过他了吧?”
“你是谁?”萧景琰突然冷冷地问道。
惊愕地看了萧景琰一眼,苏梦莲突然有种置身修罗场的感觉。
“诶?你不知道我是谁吗?”男子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你谁啊你!”穆青憋着一肚子火正没地方发。
男子眨了眨眼睛,又看向宇文暄几人:“你们也不认识我?”
“敢问阁下是?”宇文暄礼貌地问道,半点没有方才针对穆青的口气。
男子不答,又看向秦般弱:“你……”
“不知道。”斩钉截铁。
“诶?你们连我都不认识吗?”
“……”苏梦莲一脸的鄙视,“你有完没完!”然后在众人询问的目光中说出了男子的身份。
“这家伙,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诶我可是都认识你们,你们居然不认识我,这可是过分了!”蔺晨挥挥扇子不满道。
无视了某个“不要脸”的家伙,苏梦莲看向秦般弱:“学姐又是为什么在这里?”
“我看你和穆青关系好,就帮帮他,顺便等着你来。”秦般弱笑道,“谁叫学妹最近老是躲着我,社团活动也不来了。”
“有什么事?”苏梦莲大概猜到了宇文暄几人的来意,不愿和秦般弱扯些有的没的,直接问道。
“不知道学妹是哪里出身,竟是这么厉害,学姐上面的人对学妹很感兴趣,希望能得到学妹的帮助。”
哪里出身?苏梦莲瞥了一眼蔺晨,勾勾嘴角。“要让秦学姐失望了,在下的门派自开创至现在也就两代人,不超过两手之数。在下的师父虽正是开帮立派之人,但也不过是籍籍无名之徒。”
“哦?”秦般弱挑眉,“不知是何派何人?”
苏梦莲眼中漏出一丝笑意:“在下出身杜氏卦门,家师杜凡。”
秦般弱诧异,这确实是没听说过。
诧异地不止秦般弱,更是在场所有人,知道其出身的人更是不明所以,唯有萧景琰,在诧异中还带上了怪异。
也是,这当然是谎话,但也是一个笑话,一个只有七大法院人才能听懂的笑话。
教法院思修课的教授是一个奇人,他上课从来不碰课本,也不讲课本,讲什么?
用苏梦莲的话说,大半个学期的算卦基础,小半个学期的道法入门,倒数第二节课讲讲论语,最后一节课检查背大象辞。
大象辞是什么——“乾,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而且他还讲的相当好,即使身为研究道法的灭灵人也挑不出任何错误来。
啧啧啧,杜氏卦门,好名字。
萧景琰看着这个学妹想到。
“是学姐孤陋寡闻了。”秦般弱夸张地叹了口气,“学妹不要在意,我们的邀请,还望学妹考虑一下。”说着,她也不再留,转身进了图书馆,也要期末了,灭灵人也得复习啊。
处理完了一件事,接下来……
苏梦莲想着,正要回头,却突然察觉一种危机感,转身的同时手在空中绘双风卦,双风巽,巽谦逊,以退让保全自己。
“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偷袭!”穆青指着宇文暄怒骂。
震吗?苏梦莲回想着方才的危机感,应该是震卦带来的压力引起的骇异,正符合了震的本义。
抬手抹去空中位于下方的风卦,在同样的位置画上了山。
风山渐,主卦山,以被动和阻止为特性,客为风,顺从。主方以被动来掌握主动,像山一样静止不动,阻止游移不定的客方,另客方顺从,变化状态。
宇文暄眨了眨眼睛,苏梦莲这两卦虽没给他任何伤害,却也是克了他的劲头,压制住了他,要是继续动手,只怕得吃不小的亏,不愧是……嘛,反正他虽然是来找她的,却不是来找她的茬的。
想着又看了一眼愤怒的穆青。
“请恕在下失礼。”他冲苏梦莲行了一礼,“公主殿下。”
苏梦莲一抖:“我虽然姓苏,可又不叫Mary,公主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宇文暄笑笑:“我习惯了这种叫法,那边那个楞头青,我也算他是穆氏的小王子呢。”
“你说谁呢你!”楞头青,啊不,穆青怒道。
“即使如此,我也不是哪里的公主,你弄错人了。”苏梦莲拉着穆青,冷冷地回应。
“哎呀,可是戚楼主拜托在下请您回去啊。”
苏梦莲一愣,戚……楼主吗?
然后瞪了蔺晨一眼。
蔺晨一晃扇子将折扇收起:“别看我,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又没刻意隐藏行踪,以你们楼子里那个军师的本事还用得着上琅琊阁?”
也是。苏梦莲点点头:“转告戚先生,我过得挺好的,用不着回去。”她顿了顿,“况且,家兄已死,无论如何,莲也已经不是所谓楼里的公主了,这种玛丽苏的称呼还是丢掉的好。”
“戚楼主是想要莲姑娘回去帮帮他,关于,楼里新的副楼主的事情。”宇文暄笑的仿佛已经吃死了苏梦莲。
“副·楼·主?!”这个词语像是戳中了苏梦莲的痛处,或是禁忌,眼底一下子涌上了怒气,“怎么,又要有副楼主了?”
“听说……”宇文暄意味深长地看着苏梦莲,“姓顾。”
顾……
苏梦莲的怒气似乎扑了个空,然后烟消云散了。
姓顾吗?难道是……
她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猜到了大概。“好,我知道了。等这里完了事,我会过去一趟的。”
“那么,在下就不打扰莲姑娘带着某家的小王子回去接受家庭教育了,再回。”达到目的的宇文暄又挑衅了一下穆青后,和萧景睿三人一同离开。
然而留下来的还有……
萧景琰和蔺晨。
到了最麻烦的时候了啊,不过……
“走了。”苏梦莲想着,一拽穆青,“人都走远了,别瞪了,歇歇眼睛。”
“去哪儿啊?找,我姐姐?”穆青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了萧景琰和蔺晨一人一眼:“去梅长苏学长家。”苏梦莲答到。
“哦。”松了口气。
“你姐在那里呢。”
“啊?不是吧?!”
※※※※
诶其实被叫小莲花女主也是拒绝的,但想想其实白莲花比玛丽苏还是要好的多的(?)
合鸟主的恶趣味

评论
热度(5)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