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政治原因无法表达对喜欢的人的喜欢(并没有!)

Crime of the city

Crime of the city
——W-B-X的侦探事件簿

哭泣的A/染血的黑与白

委托
“拜托了!哥哥他是不可能自杀的!”
在这个周五的下午,来到鸣海侦探事务所的少女这么说道。
鸣海侦探事务所是这个城市——风都唯一的侦探事务所,甚至之前风都频发的怪物事件据传都是由这个事务所解决的。
事务所的成员包括所长鸣海亚树子、侦探左翔太郎和名为菲利普的少年三人,在所长定下的规矩下,只要有钱,即使是寻猫找狗、调查外遇,什么样的委托都可以接,虽然偶尔也会有例外得免去费用,但是眼前的少女明显不能算是“例外”。
“到底是怎么回事?详细地说一说。”亚树子接过装着钱的信封后拉着少女坐下。
侦探端着杯咖啡走过来,在少女面前坐了下来,啜了口咖啡:“看你校服,你是风花高中的学生?”
“是的。”少女点点头,“我是风高的三年生松浦直美,是伊丽莎白和queen让我到这里来的。”
直美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这个,就是我的哥哥让治。”直美指着桌上从纸袋中拿出来的照片说道。
照片上有四个人,一男三女,亲密地站在樱花树下,笑得开心。
“这个男的还真是……受欢迎啊。”左翔太郎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那当然咯!”亚树子拿起照片仔细地打量着里面的男子,“毕竟他很帅嘛!受欢迎也很正常啊!再说,除了妹妹,也就两个女孩啊。嘛,不过翔太郎的话,根本不会有女孩和你出去玩的!”
“喂!亚树子!”
直美看着两人笑了笑:“哥哥在风高当音乐教师,的确是非常受欢迎。但是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这张照片,是哥哥和嫂子确定下婚期以后,带着我和桃子一起出去时照的。桃子是我嫂子的妹妹。”
照片中在松浦让治两边的是妹妹直美和未婚妻前原樱子,站在未婚夫妇后面的则是樱子的妹妹桃子。
“这是六个月前的照片。”直美看着照片,怀念却哀伤地笑着,“本来是说这个月举行婚礼的,但是……”
“但是新郎却自杀了啊……没道理的啊。”翔太郎点点头。
“不是的。”直美却叹了口气,“大概半个月前,嫂子因为车祸,去世了,而且,那还是哥哥开的车。”
“诶,这样子的话?”亚树子愣了一下。
“是的,很像是自杀的理由对吧?但是哥哥在嫂子弥留之际答应过嫂子了,会连嫂子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的。只有答应了嫂子的话,哥哥是绝对不会反悔的。”
※※※※
调查
“就这些了,怎么看都是自杀啊。”警察照井龙将一打资料扔到了桌子上。
照井龙是和三人交好的警察,同时也是所长亚树子的男友,他手下的两个警察也和侦探社关系匪浅,常来走动,当然,侦探社的三人去警局走动的更多。
“谢谢龙君!”亚树子递过去一杯咖啡。
“啊,所长,谢谢。”
“谢了啊,照井龙。不过我觉得他一定不是自杀。毕竟,男人是绝对不会违反他的承诺的。”翔太郎拿起桌上的帽子扣在头上,一副自以为很帅的样子,“啊,亚树子,也给我拿一杯咖啡。”
“你自己过去拿啊!又不是没长脚!”亚树子翻了个白眼。
“说起来,菲利普君呢?”照井龙喝了一口咖啡,四下看了看。
“那家伙……”翔太郎扶额,“又陷入狂热了。”
“嗯!”亚树子连连点头,“这一次是对贝多芬。”
正说着,事务所里挂着帽子的墙壁突然打开,几人口中的菲利普从里面兴冲冲地走出来,“喂,翔太郎,贝多芬真是太棒了!即使失聪了也在创作歌曲呢!还有啊,你知道吗?那首到处都可能听到的曲子,本来是不叫《致爱丽丝》的,它是贝多芬写给他的学生特蕾莎的,后来乐谱出版的时候弄错了名字!”
“说到《致爱丽丝》。”照井说道,“这个事件里,松浦让治死亡之前,正在弹奏《致爱丽丝》,有路过琴房的学生说,那首曲子,被弹得哀怨至极,时断时续,好像在抽泣似的。”
“菲利普,给我拿杯咖啡来。”翔太郎一边翻开资料,一边说道。
“咖啡啊。”菲利普倒了杯咖啡,却端起来自己喝了一口,“味道不错哦亚树子酱。”然后端着咖啡又回了墙壁后面的房间,“我继续去搜索贝多芬了。”
“喂!菲利普!”依旧没有喝到咖啡的翔太郎无奈地读起资料。
松浦让治,风花高中的音乐教师,27岁,死因是失血性休克,死者死亡时趴在钢琴上,左手手腕上的割伤很深,血把琴键都染红了一片。
刀片就掉在死者脚边的地上,上面只检测出死者本人的指纹。
就来往的学生所说,死者最后的时间一直在弹奏《致爱丽丝》。且通过正对着琴房门口的监控显示,在曲子的声音停止后,尸体发现前,没有任何人进入琴房。
松浦让治是在弹奏完《致爱丽丝》后遇害的,而琴房只有唯一的一个入口,凶手是怎么进入琴房的呢?
前原樱子,20岁,风花高中毕业生,风都大学音乐系学生,松浦让治的未婚妻。
于半个多月前死于意外事故,当时由松浦让治驾车,两人在行驶时被突然冲出的小轿车撞到,被送医抢救后死亡。事后发现肇事车辆的驾驶员体内酒精含量明显超标,但是松浦让治也属于疲劳驾驶。
翔太郎放下资料站起来,走过去选了个帽子带上:“喂亚树子,走了,去调查!”
“哈?”亚树子一瞪眼,掏出随身携带的绿拖鞋,“啪”得就拍到翔太郎头上,“去什么去!”然后看了一眼照井,娇羞地眨了眨眼睛,“人家,人家可是和龙君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出去约会!”
“你!你们!”摔门而去的侦探先生。
考虑到亚树子所说的“没有女孩子会和他出去玩”,翔太郎不屑地哼了一声,给两个女孩子发了短信,毕竟风花高中的事,没有Queen和伊丽莎白不知道,再加上正是她俩介绍直美过来的,应该会知道一些内幕。
Queen和伊丽莎白都是风花高中的学生,同时也算是翔太郎的线人,对于风花高中的八卦可以说是无所不知,就连风都其他学校的情报也掌握着很多,当然,是美少女!
“早上好,翔酱!”
“好久不见,翔酱!”
翔太郎心旷神怡地看着两个美少女在他对面坐下。
“这次是关于直美酱的委托吧!”Queen笑到。
“我们正等着你的短讯呢!”伊丽莎白挥了挥手机。
“嗯。”翔太郎点点头,掏出口袋里的笔和本,“关于直美的哥哥,松浦让治老师和他的未婚妻,你们应该知道不少吧?”
“是呦,他们在风高堪称传奇。”Queen点点头,“当时可是一段震惊全校的师生恋,后来前原毕了业,两人迅速地就订了婚,震惊了一片。”
“松浦老师长得帅,超受欢迎,不过不是我和Queen喜欢的类型啦。他不仅有一堆女生粉丝,和男生的关系也非常好,但是樱子也是哦,超受男生欢迎的,结果好多本来和老师关系很好的,因为樱子和老师绝交了呢!”伊丽莎白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其实好多学生都是祝福他们的,有一种,男神和女神在一起了的感觉吧?”Queen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赞同地点点头:“同时是两个人的粉丝的人很多呢!像直子和她男友还有前原的男友。”
“前原?”
“前原桃子啦,樱子的妹妹,长得没有姐姐好看但是也不差了,可是性格超讨厌!一直在勾引松浦老师呢!”伊丽莎白一脸嫌弃。
“那么,她们两个的男朋友都是什么人呢?”
“直美酱的男友叫影山纯也,和樱子是一届的,一直追求樱子来着,不过直美酱在某些方面可是比樱子更加可爱呢!”一说起直美和她的男友,伊丽莎白马上笑了起来。
“樱子是音乐女神,但是只有直美能跟得上影山天马行空的思路。”Queen也笑道,“我们可是超喜欢他们俩。影山毕业以后也靠近了风都大学,在读文学系,直美酱的目标也是那里。至于石田那家伙……”她有些困扰地看了伊丽莎白一眼。
“前原的男友石田守,他还真不好说。”伊丽莎白点点头,“石田是个有点内向的男孩子,和前原是青梅竹马,有点受前原的压迫。他非常喜欢音乐,很崇拜老师和樱子,我觉得他可能暗恋着樱子,但是Queen和我有点儿分歧。”
“嗯,我觉得他暗恋的是松浦老师。”
“哈?”翔太郎挑眉。
“诶,翔酱没有别的事的话不如一起去风高一趟?”Queen打开手机按了几下,“直美他们都在那里呢。”
“哦,正好,我本来也打算过去看看现场。”翔太郎打了个响指,“不过说那个石田守暗恋松浦让治是怎么回事,喂,喂,你们等一等!”看着已经走出一段路的两个少女,他赶紧站起来。
“快点啊翔酱!”
“喂你们!”翔太郎磨牙,“一个一个的都……”
※※※※
人们
“怎么了?”纯也搂过少女的肩膀。
直美摇摇头,合上手机:“Queen说要和侦探先生一起过来。”
“侦探先生啊。”纯也笑笑,“一定能抓到凶手的。”
“哈?真的有什么凶手吗?那家伙根本是自杀的,抓谁去啊!”前原桃子冷笑一声,“为了我那个美丽的姐姐殉情的愚蠢的男人?嗯?”
“桃子你少说几句吧。”纯也皱眉,搂着直美的手臂紧了紧,转头看向在弹奏钢琴曲的少年,放柔了声音,“守,节奏乱了。”
“嗯。”石田守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四个人正在风高的琴房,也就是松浦让治死亡的现场,而石田守所弹奏的,正是那架染血的钢琴。
松浦让治死后,有什么忌讳似的,没人再进过琴房,四人来到这里后,擦拭、调音,打扰干净琴房,好一番折腾。
当然,前原桃子什么也没有做,就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甚至没有进去。
“直美酱,我们来了呦!”伊丽莎白挥着手跑了过来。
“伊丽莎白,Queen,侦探先生。”松浦直美勉强地笑着打了招呼。
“哦?侦探先生?”前原桃子打量着左翔太郎,挑眉,“你该不会随便抓个人弄个冤案了事吧?”
“桃子!”纯也斥责道,松开直美,走到翔太郎面前鞠了一躬,“初次见面,我是影山纯也,让治老师的事、直美的委托,就拜托了。”
那边石田也停下演奏,冲着翔太郎微微躬身。
“放心吧!我会抓住凶手的!”翔太郎按着帽子摆了个pose,“这里就是案发现场了吗?”
“是的。”纯也点点头。
另一边,Queen和伊丽莎白都围到直美身边关切地询问着。
“直美酱,这几天好些了吗?”Queen亲密地揉了揉少女的头。
“嗯。”直美点头,“委托了翔太郎先生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但是……”她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虽然不知道是谁,但那个人,一定就是我们四人中的一个吧。”
“不要瞎说啊!直美酱不能把自己也算进去哦!”Queen嘟着嘴责怪。
“就是说啊,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直美酱的!”伊丽莎白,“所以也没有必要告诉翔酱的!”
“但是……”直美看向翔太郎,最终只是叹息。
“侦探先生,让治老师真如直美所说,不是自杀吗?”跟在翔太郎身边的纯也问道。
“怎么,你不相信你女朋友?”左翔太郎走到石田身边,摸了摸钢琴键,“当时死者是怎么趴在钢琴上的?哦对,尸体发现人是?”
“是桃子。我相信直美,但是……”纯也摇了摇头。
而此时石田则坐了下来,并且趴到了钢琴上,琴键“轰”地在翔太郎耳边炸响。
“喂!”翔太郎捂着耳朵,冲着石田怒吼。
“就是这个样子!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前原桃子惊叫起来,“当时我拉着守打开琴房的门的时候,让治他就是这么趴在钢琴上面的!”
“那天我到处找让治,给他打了好久电话都不接,我手机都没电了!最后就剩下琴房没有找了,虽然我俩到了门口,听里面没有声音,觉得让治不会在里面,但是我们还是开门看了看,谁知道,谁知道让治他居然想不开自杀了!为了那个女人,就为了那个女人!”前原桃子揪着自己的头发恶狠狠地瞪着趴在钢琴上的石田,或者说,透过同样的动作,瞪着死去的松浦让治。
左翔太郎看着在场的人们,摸了摸下巴,给Queen和伊丽莎白使了个眼色,两个美少女回以了然的神情。
“那么,打扰大家了。”翔太郎清了清嗓子,“这个事件,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直美酱和桃子小姐都累了,我就不再打扰了,几位等我的答复就好。”
前原抱着头缓缓蹲到地上,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直美三人都微微躬身,说了句“辛苦了”。
“那么,直美酱,我们也走了哦,快些振作起来吧!”Queen笑着挥挥手。
“拜拜。”直美也淡淡笑了起来。
“拜拜直美酱,不要再想太多啦!”伊丽莎白抱了抱她,然后转身追上Queen。
“直美……”纯也担忧地看着她。
“没事的。”直美摇摇头,“我想晚上,再去事务所一次。”
※※※※
检索
“怎么了吗?翔酱?有什么发现?”风花高中的校门口,两名少女追上了侦探。
“Queen,伊丽莎白,松浦让治被害的那一天,除了钢琴曲的声音,有没有人听到什么其它的声音?”翔太郎若有所思地问道。
“没有啊,没有吧?”Queen莫名其妙地看向伊丽莎白。
“嗯,没有听说过。”
“没有吗?明明琴房并不是在什么偏僻的地方。”
“应该说,其实是日常都会经过的地方呢!”伊丽莎白说道。
“是吗!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拍了拍两个少女的头,翔太郎活动了一下身体,“我回事务所去再研究一下资料,拜拜。”
“拜拜!下次一起去玩哟!”Queen笑道。
“当然了。”翔太郎一边答应着,一边想着之前亚树子说的话,真是的,怎么可能没有女孩子会和我出去玩呢?
亚树子约会回来的时候翔太郎正坐在桌前翻着资料,菲利普在一边放着若菜公主的《Naturally》。
“还没有解决吗翔太郎?”亚树子躺倒沙发里,“果然没有我这个美少女在是不行呢!”
“开什么玩笑啊亚树子!”翔太郎一摔文件站起来,“菲利普,开始检索了!”
“稍等一会儿,翔太郎,让我把歌听完。”
“喂!菲利普!”
“那么……检索开始。”
名为菲利普的少年是翔太郎的搭档,这个少年,有着超乎常识的能力,在他的精神空间中,有整个地球上全部的知识和情报,数量集齐庞大的资料在精神空间中以“地球大图书馆”的形态展现,通过关键词的检索来筛选情报,获得想要的资料。
“要搜索的是『犯人』。”翔太郎倚着桌子,“关键词:松浦让治,前原樱子……《致爱丽丝》。”
在精神空间的大图书馆内的菲利普面前,书架的数量迅速的减少,只剩一个,然后这最后一个书架也消失了,只剩下浮在空中的四本书。
“怎么样?菲利普。”翔太郎是看不见大图书馆的,虽然他因为某些原因也曾经进去过一次。现在,除了菲利普,没有人能够看见或是进入大图书馆,过去有这么一个人,可是已经不在了。在普通人的眼里,菲利普只是站在那里,闭上眼,摊开双手。
“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就能看完。”菲利普随手拿起一本书,封面上什么字都没有。
“菲利普,再追加一个关键词。”
“翔太郎还有别的关键词?”菲利普有些惊讶。
“当然了,我可是……”听出了搭档的惊讶,翔太郎有点儿小得意。
“只是个半熟!”亚树子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快说!”
“好好好。”左翔太郎收敛了笑意,“追加关键词:停电。”
“追加关键词:停电。”随着菲利普的声音,他手中的书,和另外三本都消失了,只留下一本。菲利普伸手抓住那本书,一行字出现在原本空白的封面上。
『Murder』
谋杀者/犯人。
“不愧是翔太郎。”菲利普睁开眼睛,走了两步,拿起桌子上属于他的那本书,翻开。书是空白的,一个字也没有,但是在菲利普眼里,从大图书馆中获得的资料已经全部印在上面了,“其实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嗯,我确认一下。”翔太郎说道,然后看向方才走进事务所以后一直没有出声的少女——松浦直美,“最后再确认一下吧。”
“直美小姐。”翔太郎问,“事件前一天,停电的时候你还记得吗?你的兄长,松浦让治先生,那个时候在哪里?”
“我不知道。”松浦直美回答。
※※※※
真相
转过天来是晴空万里,天气好往往心情就好,这样的说法似乎也不一定正确。风高的门口停了两辆摩托车,吸引了不少目光。
亚树子拉着照井龙,打量着琴房里的众人,时不时担心地瞥一眼纯也,知道了全部以后,他会怎么样?
“侦探先生已经有答案了吗?”纯也看着翔太郎问道。
翔太郎没有回答,有些哀伤地看向直美。
直美没有站在纯也的身边,她站在床边,看着窗外的天与云,仿佛琴房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乎提出委托的并不是她。
“诶?”开口的是菲利普,他有些奇怪地看向纯也,“你就是纯也先生吧,直美小姐没有告诉你吗?”
“哈?直美,你已经知道了吗?快说!到底是谁杀了让治!”前原桃子一直就站在离直美很近的地方,一步窜了过去扯住直美。
直美低下头,没有说话。
伊丽莎白和Queen站在琴房门口,一边哄走凑过来看热闹的人,一边窃窃私语,此时也安静下来,似乎是等着直美开口,又或者是等着翔太郎开口。
一直沉默着的,除了直美,还有坐在钢琴前的石田,他盯着黑白的琴键,在缅怀什么。
翔太郎走过去拉开激动的前原桃子,拍了拍直美的肩膀:“交给你了,菲利普。”
“真没办法啊翔太郎。”菲利普一副早知会如此的表情。
“让治先生毫无疑问是被谋杀的,谁在什么时候怎么进入琴房杀死他的,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警察根据这里的学生的说法查了当时的监控录像,从琴声响起至尸体发现,没有人进过琴房。但是,不只是这段时间,查看了全部的监控录像以后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当天并没有音乐课,不仅是警方调查的那一段时间,一直到尸体被发现,都没有人进入琴房。那么让治先生是怎么进去的呢?”
“怎么可能?”前原桃子震惊地看着菲利普。影山纯也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一眼直美。
“事实上,学校没有事件前一天晚上的录像,当然,也不可能有。”菲利普继续说道,“那一天晚上,风都发生了电力事故,导致大规模停电,风高当然也不会例外。其实,在那个时候,让治先生就已经死了。”说着,他看向照井龙。
照井点点头:“今天早上尸检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松浦让治的死亡时间推定为尸体发现前一天晚上。”
“犯人是在停电的时候将让治先生约到琴房杀害的,所以路过的学生并没有听见让治先生倒在钢琴上的声音。当然了,电力事故是在早上发生的,虽然进行了抢修,但是大规模停电无法避免,这一点政府已经通知过了,停电的事几乎无人不知,但是,有杀人动机且停电当晚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石田守先生。”菲利普看向石田。
石田抬头看了他一眼,侧头看着琴键笑了起来:“是我。”
震惊的似乎只有前原桃子、伊丽莎白和Queen,纯也叹了口气,似乎已经想到了。
“你不惊讶吗?”亚树子悄悄地好奇问道。
纯也点了点头:“情理之中。”
“你和前原桃子是青梅竹马,自然和前原樱子也是青梅竹马。你出身于音乐世家,从小就学习钢琴。《致爱丽丝》是贝多芬写给他的学生特蕾莎的,樱子小姐是让治先生的特蕾莎,但她同时也是你的特蕾莎,因为最初教她钢琴的,其实是你。
樱子小姐死后,你将让治先生约到琴房,应该是有什么让他无法拒绝的借口,然后你在这里将让治先生杀害。学生所听到的琴声,应该是让治先生的手机铃声,桃子小姐给让治先生打了好久的电话,只要不放弃打电话,琴声也就一直响着。电话一段时间无人接听就会自动断开,琴声——铃声也就断了,桃子小姐锲而不舍地再打过去,铃声就又响了起来——这就是琴声断断续续的真相。
前一天晚上停电,桃子小姐没有时间给手机充电,一直打电话又很耗电,你知道让治先生在琴房,故意引桃子小姐先去别的地方找,直到桃子小姐手机自动关机以后才到琴房来。这样桃子小姐就不会发现铃声的秘密了。
停电当晚直美小姐和纯也先生一起在直美小姐家里整理死去的樱子小姐留在那里的遗物,因为不方便回去,纯也先生留宿在了那里,而让治先生却并不在家。同样的桃子小姐也在家里整理樱子小姐的遗物。这是因为让治先生对他们说‘请把樱子的物品都收起来吧,我要和她告别了’。”
“这就是石田守的杀人动机。”翔太郎接道,“你能够接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并祝福他们,却无法接受让治先生打算忘记樱子小姐这件事,所以你把让治先生约出来杀害,也是为了让他去陪伴樱子小姐吧。而直美小姐……她来事务所的时候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委托我们进行调查,其实是希望我们得出的结果能够否定她的猜想。但是……非常遗憾。”
“不愧是侦探。”石田守站起来,“不仅是我的罪行,连我的心理都推理出来了。”他依然凝视着琴键,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摩挲着,“我骗他说,樱子的死不是意外,是自杀,樱子还留了一封遗书在我这里,嘱咐我等他从悲痛中走出来以后在这里交给他。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就这么相信了我,明明不是什么严谨的谎言。”
琴房内外都沉默了下来,在沉默中爆发的是前原桃子。她浑身颤抖着冲向石田,一把揪住石田的领子:“你这个家伙!你居然杀了让治!那么喜欢我那个姐姐的话你自己死掉去陪她啊!你把让治还给我!还给我!他终于要成为我的了!你居然杀了他!”
石田抬眼看着她,在这个女人面前一直很懦弱的他在这个时候强硬了起来:“不是你的,那个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你的。”面对着前原桃子,他第一次将厌恶和不屑挂在了脸上。
“石田守!”前原桃子愤吼着扬起手,要落下的时候却顿住了,挡到了石田身前的是松浦直美,“直美?他可是杀死你哥哥的凶手!”
“够了。”那一顿的时间足够纯也从门口过去,他抓住桃子扬着的手,防止激动的少女再把手落下,“桃子,你不嫌丢人吗!”
前原桃子咬牙切齿地挣开纯也,不甘地把手放下。
纯也摸了摸直美的头,复杂地看向守。
石田守迎着他的目光歉意地笑了一下:“纯也,对不起,还有……”他看了看背对着他的直美,“直美。”
直美没有回头,却突然开了口:“守,杀了哥哥,你后悔吗?”
石田守有些意外,他摇了摇头,想起直美看不见,又叹了口气:“让治不在了,我也很难受,但是,杀了他,我不后悔。抱歉,直美,我不想对你们说谎。”
“这样就可以了。”直美转过身,抬起头看着他,“我不想听谎言。再见,我的朋友。”
石田守看着直美笑了起来:“再见,直美,纯也。”然后,他走向了照井龙。
※※※※
后日
那一天,石田守被照井龙带走后,亚树子悄悄地问过纯也。
“直美这么喜欢石田,你不吃醋吗?”
纯也有些惊讶,但还是笑了笑回答了她。
“不是这样的,直美对守,不是那样的感情。”
“无论是哥哥,纯也,还是我,都只把守当作朋友,桃子对我们来说,只是樱子的妹妹。”
风高的景色很好,直美坐在草坪边,从翔太郎手里接过罐装饮料后道了声谢。
“哥哥和樱子都不希望守和桃子在一起,想过撮合我和守,那时候我还没和纯也开始交往。后来我和纯也交往这了,他们也就没再提这事儿。但是都悄悄求过我,让我能多照顾守。我也和纯也说了。”
“所以,直到最后……”纯也笑了笑,“我们也要守护我们的朋友。”
“他不后悔挺好的,这样心里就不会太难受。”直美笑着看着翔太郎和他身边的菲利普,“即使如此,我还是无法不当他是朋友。所以这样就好,我不希望朋友痛苦。我想,哥哥也是一样。”
“真没想到呢,翔太郎。我们和dopant战斗不小心弄坏了主电缆竟然引发了这样的事件。”菲利普的声音打断了翔太郎的回忆。
“嗯。”翔太郎应了一声,继续摆弄着他的打字机。
事件是结束了,但是正如菲利普所说,这次的事件会发生其实有他们的过错在里面,为了守护风都,他们还要更加努力。纯也和直美也在努力,虽然还没有走出接连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但他们正承担着痛苦,在人生的路上继续前进。
“菲利普!快来看龙君送给我的!”
“……朋友吗?”翔太郎喝了一口桌边的咖啡,看向菲利普、吵闹着跑进来的亚树子和跟着她一起进来的照井龙,笑了起来。
“翔太郎在写事件的总结吗?”亚树子瞥见了坐在桌后的翔太郎,好奇地凑过去,“这次写了些什么?”
“但他们正承担着痛苦,在人生的路上继续前进。”菲利普也凑了过来,“不过是翔太郎,真是个Half-Boiled(半熟)。”
“是Hard-Boiled(老于世故/硬汉)!”

写在后面的碎碎念
被友人坑了一下导致要写一篇推理(……)比起自己原创人物还不如写同人……最后选了写W……
因为友人最喜欢的推理作家是钱德勒。
但是友人,和另一个负责监督我的友人都不看来打,所以就写成了不看w也可以看的故事,交代了一下人物。
承诺要写的时候是端午,结果十月都快结束了我才写完,写推理对于我这种逻辑性不足的人来说绝对是作死。
所以这是一个粗制滥造的推理故事。
也是一个粗制滥造的同人,因为我一懒,就没有好好去揣测A哥的性格……
以上。

评论(3)
热度(15)
 

© 膺说·筑地梁山泊 | Powered by LOFTER